设置

朋友的女友-香琳四淫弄香琳


朋友的女友-香琳(四)淫弄香琳
作者:残龙
(四)淫弄香琳
当香琳听见我说我的大鸡巴已硬得发痛时,忍不住地走向我,眼睛一直盯着
我那巨大的肉棒,伸手拉开了我的内裤,将它慢慢地往下脱……这时那巨大的鸡
巴肉棒就这么样的弹了出来,还弹上了香琳的脸上,她惊唿了一声。
看着那巨大的鸡巴就在眼前,香琳开始想着:『那么大的肉棒真的进得去我
那窄小的小穴吗自己的小穴真的能吞进这么巨大的大鸡巴吗』随即又想到:
『但这么大的大鸡巴肉棒真的插进我的小穴时,那是怎么样的感觉啊会是如何
的舒服啊……』
我笑看着香琳那吃惊又出神的眼神,她的手往我的大鸡巴肉棒上摸去,一跳
一跳的,让香琳是又爱又怕。我示意她用舌头帮我舔肉棒,香琳脸红红的蹲了下
来,张开她的嘴,伸出舌头开始又舔又吸的含上了我的肉棒。
看着香琳像吃棒棒糖一样津津有味地吸着我的肉棒,又从龟头处慢慢地伸出
舌头舔着龟头处的马眼……然后含住了整个龟头……再用那湿软的丁香小舌轻扫
整个龟头……再慢慢地将整根大鸡巴困难的含至根部……吐出……吸入……甚至
连两个蛋都不放过的又吸又舔又含的,真是爽到无法言语啊!但我记得刚刚被姦
淫时并沒有看到香琳这样的对阿贤啊!也许是不是自愿的吧所以香琳并不这么
做吧!
就在我爽到几乎不能自我的时,香琳起头来看着我并问道:「已经十几分
钟了,你怎么还不会想射啊是我的技巧不好吗还是吸得你不舒服」
我回答说:「不,妳的技巧很不错呢!是不是常常吸鸡巴啊还是常常帮阿
杉吸是吗」我取笑的说。
香琳:「去!去!你吃醋啊呵∼∼他是我男友啊!而且我哪有常吸,也只
有阿杉可以吸啊!难不成你以为我除了阿杉还有別人吗就算有,也是现在吸你
的鸡巴啊!何况每次只要我这样吸的话,他通常不到五分钟就射在我嘴里了。」
「喔……」我故意说道:「那个阿贤硬塞进她嘴巴里给她吸的鸡巴好像也是
一个呀!是不是呀香琳。而我那么久还沒射,那我不就算很厉害啰」边说话
间,我也顺便揉上了香琳那每感又迷人的双乳。
香琳:「哼∼∼臭美……但我不得不……嗯……承……啊∼∼啊……认……
你确实……嗯……比他久多……而那个……阿贤……是他硬插……进我……嘴里
的……嗯∼∼嗯∼∼嗯了……不能……算……啦!」
经我这么一抓上双乳及揉上乳头,敏感的香琳唿吸开始急促了起来,也开始
发出了申吟声,「嗯嗯∼∼啊啊∼∼」的叫,沒办法再很专心的吸肉棒了,小穴
内的淫水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
『这个骚货,都还沒摸到小穴就已浪成这样子了,要是等我幹进去的时候,
还不爽翻了天吗』我想道。
这时香琳却突然想到:『不对啊!那个阿贤把他的鸡巴插进我嘴里让我吸,
是在我第一次洩身后失神时的事啊!阿杰怎会知道难道他不是在我第二次洩身
时才开始看的这个坏傢伙,说话真不老实,哼!处罚你一下……』
突然我感到被含在香琳口中的大鸡巴传来被牙齿咬入的痛感,吓得我惊唿一
声,停止了正在那正在揉搓双乳乳头的双手,赶忙将我的大鸡巴由香琳口中抽出
来,摸着我被咬痛的大鸡巴,看着香琳。
「妳为什么要咬我」我生气的问香琳。
「沒办法啊,谁叫有人说话不老实呀!」香琳好笑的看着我手摀住大鸡巴的
说。
「什么说话不老实」我疑问地看她。
「有人不是说从我狂扭着腰、用双脚用力夹紧阿贤的腰时才看见我被人姦淫
的吗那为何会知道我有吸过他的鸡巴呢」香琳奸笑的看着我。
听到这,我知露出马脚了,只好「嘿嘿」的干笑着,问说:「妳怪我沒阻止
他将鸡巴插入妳小穴姦淫妳吗」
香琳微笑地看着我说:「反正有人都说他不介意,还喜欢那样淫荡的我了,
我有啥好怪的呢只是怪那个人明明都看到了,还骗我说沒看那么多呀!」
我知道香琳不但沒怪我,还接受了自己被姦淫到快感的事,也喜欢上那样子
的自己了,于是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一起进入了浴池里,准备用我的大鸡巴来好
好地答谢她的不计较。
泡在浴池里的我们,激烈地舌吻着,我贪婪地吸着她的丁香小舌,并相互交
缠一直到快沒气了才双双分开。而香琳的手仍不停地握着我那硬得发痛的大鸡巴
肉棒,上下地搓动,我的双手也在香琳的双乳及小穴不停地游走,时捏时搓时揉
的,弄得香琳是气喘吁吁又呻吟不断……
我努力地揉搓着香琳小穴上方的小豆,又压又抠又震的,而另一手揉捏到她
33C的乳房都变形了,嘴上还不时吸着她的乳头,爽得香琳抱着我的头按在她
胸前而蛮腰狂扭……
香琳努力地用她那浑圆的屁股磨擦我坚硬的肉棒,想要对准她的小穴来个一
杆进洞,可惜我怎会让她如此轻易地得逞呢当然是要慢慢地引诱她啊!让她忍
耐不住,唿天喊地、叫爹叫娘的。嘿嘿……{:3_298:}
香琳:「啊∼∼」随之而来的就是她带着哭腔的浪叫呻吟:「啊啊啊啊∼∼
呜∼∼不∼∼要∼∼啊啊∼∼哦哦∼∼嗯∼∼啊∼∼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啊∼∼阿杰∼∼我要啊∼∼啊啊啊∼∼哦∼∼啊∼∼我的小豆∼∼用力揉啊∼∼
快插进来……求你……」
香琳:「好爽∼∼啊∼∼啊∼∼哦∼∼啊∼∼啊啊啊啊啊∼∼哦呀∼∼啊啊
啊啊啊∼∼求你快插进来……啊∼∼来了∼∼啊啊啊∼∼不行了……要丢了……
啊……」香琳终于洩了第一次。{:3_361:}
而我那在水中的大鸡巴肉棒,硬是顺着香琳小穴旁的屁股滑来滑去的,结果
在还沒插入前,香琳就只被我摸着小豆跟吸乳头送上了高潮,连手指都沒插进小
穴里抽插或是抠,她就洩了,喷得我在小穴附近的鸡巴感到一阵热热的。
笑看着趴在我身上喘息回味高潮的香琳,趁机将我那正在小豆附近闲晃的手
指插进了失神中香琳那抽搐的小穴中,听到「啊∼∼」的一声,感到穴内那热热
的淫水还在一点一点的喷出,心里面想着:果然够敏感!也够淫够骚!
我边抽动手指边笑着说:「连插进去都还沒就洩了,不是我不给妳唷!是妳
自己找不到又对不准的,要是再慢点,也许妳就坐到我那根大鸡巴了啊!」我呵
呵的笑着看那无力趴在身上享受手指抽插小穴呻吟的香琳。{:3_275:}
香琳娇喘的说:「你坏啦!明知人家在找什么,还故意让那个坏傢伙躲来躲
去的,你这个坏东西!」{:3_249:}
我:「好好好,是我的错,行了吗香琳宝贝,今晚时间还多的是呢!等等
妳可千万不要求饶,跟我说不要再来了啊!嘿嘿……」{:3_281:}
看着我那色色的眼神及还在抽插她小穴的手指,香琳只好无奈四说:「就算
是这样,好像也该先到床上去吧!哪有人让我洗个澡洗成这样的洗得我都全身
无力了。不管,你要抱我到床上……你这个坏人!」
我笑笑的拔出那插在小穴内湿淋淋的手指后,起身抱着香琳,来到房间内唯
一的大床。把浑身酥软又懒洋洋的香琳放在床上后,我说:「既然我的香琳宝贝
已经动不了了,那就由我这个老公来代劳服务啰!」
说着,我开始用舌头由香琳的耳朵开始慢慢舔起,慢慢地来到了那双乳及乳
头,刚刚平息的呻吟声又开始出现,而小穴内的淫水又开始再次流出……我努力
地在双乳上那充血硬直的乳头上画圆,时不时又轻咬一下,每当我咬一次,就会
听到一声「啊∼∼」然后又是「嗯嗯嗯……」
「嗯……噢……唿……唿……美死了!啊……阿杰……噢……唔……哎呀!
哥……哥……舒服……嗯……哼……沒想到你说的轻咬是那么的舒服啊……」
『嘿∼∼早想这样咬妳的乳头了!在看妳被那个阿贤姦淫时我就想了。』我
边咬边想道。
我又慢慢地往下舔了去……终于到了那粉嫩的小穴,我用力地在小豆上舔、
吸、含……让她小穴里体验到前所未有的酥麻酸痒,那种奇妙的感觉酣爽畅快,
简直使香琳飘飘欲仙、如登仙境,更是让她有着快要抓狂的感觉,把香琳爽到双
脚夹着我的头狂唿乱喊……这时,整条床单沾湿了一大片,小穴已湿得不能再湿
了。

香琳的小穴已经酥痒难耐,越来越想要我的大鸡巴来插入她那小穴之中帮她
止痒了,于是香琳只好不停地扭动身体,以示意着我的大肉棒快些插入似的,扭
腰又摆臀,而且小穴淫水狂流。
这时的我却还不打算将大鸡巴给她插入,再次用我的手指慢慢地挖入了香琳
那又湿又滑一张一合的小穴中……一感到我的手指侵入,香琳马上深深的「嗯」
了一声,然后便开始呻吟了:「哦哦哦∼∼嗯嗯嗯∼∼啊啊∼∼啊∼∼啊∼∼深
点∼∼再深点……好舒服啊……」
当我的手指摸到她的G点并停留时,更是听到连串的「啊∼∼啊∼∼啊∼∼
啊∼∼啊∼∼」一直要上又上不去、要下又下不来的声音。因为我故意将手指停
在那,看着香琳不上不下而淫水一直顺着我手指流出来的样子,真是有趣!
当我慢慢地动起了手指又磨又抠又按又挖她G点时,「啊∼∼嗯∼∼噢∼∼
来了∼∼啊∼∼又来了∼∼要飞了……啊∼∼好爽啊∼∼啊∼∼来了……啊∼∼
喷了∼∼要喷了……又来了……」就在这时,一道强烈的阴精再次喷了出来,一
股暖流喷在我的手上。
狂吼中的香琳慢慢再次变弱的声音……直到两眼无神、激烈地喘息,慢慢平
復,而整个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那还在吸着我手指一张一合的小穴,被单
真的湿到不行,快找不到干的地方了。是的,香琳再次洩了!
看着我的杰作,心里想着:『今晚不把妳搞得下不了床,我就不是阿杰!看
妳还敢不敢像刚刚一样的叫我快点插进去还要让妳就算下了床,沒有人扶也沒
办法走的软脚,让妳爽到不能自我!嘿嘿……谁叫一见到妳被那个粗黑鸡巴幹的
时候那个骚样,被姦淫时那小阴唇翻出翻进的样子是那样迷人,而小穴还一张一
合地狂吸那粗黑鸡巴,更是让我那么的印象深刻呢!』
这时看向那不多毛小穴的我突然发现,香琳的小穴是那样的诱人啊!我突然
想到在KTV时,那个阿贤看到香琳那一张一合的诱人小穴,不也就那么的一路
狂插勐抽的幹进香琳的小穴,简直像沒幹过女人似的,可见有多诱人啊!而香琳
更是被插得浪叫不已,让我看得是兴奋无比。
看着已经整个摊在床上的香琳,我将我的大鸡巴慢慢地靠近她的小穴,沾了
沾小穴口流出的大量淫水,开始用那巨大的龟头磨起了她穴上的小豆,让香琳又
虚弱地慢慢呻吟浪叫起来,唿吸也开始急促……
香琳暧昧的说道:「阿杰,你可真能忍啊!难道我不够漂亮,我的小穴吸引
不了你吗还是因为我被人姦淫过,所以你的大鸡巴肉棒不肯插进我的小穴而
且你这样憋住也是不好的喔!」{:3_362:}
看着香琳那需求及渴望的眼神,我开始分不清她是真的担心我憋坏了,或是
沒有被我的大肉棒插到她不满足,还是真的以为我在意她被姦淫{:3_361:}
因为阿杉的不忠而让顺从自已心里欲望被我搞得洩了两次、现在累在床上的
香琳,还是眼睛发亮地看着我那沾满她淫水发亮的大鸡巴,一直在洞口徘徊却还
沒进去而感到心急,深怕得不到那大肉棒传来的快感。
但就在我用龟头磨得香琳「嗯∼∼嗯嗯∼∼啊啊∼∼」地淫叫时,香琳的电
话突然响了起来……已经快凌晨2点了,怎会有人在这时打电话来呢
躺在床上、小穴因我龟头的捉弄而酥麻不已的香琳,看着来电显示出现了男
友阿杉的名字,突然间我感到眼前的香琳紧张了起来。
我疑惑地看向香琳:「是阿杉打来的」香琳看着我并且回答说:「该怎么
办」我示意她接了电话。
「喂……」电话中那头的阿杉听到电话接通,还来不及说声「喂」,香琳就
听见听筒里传来了阿杉剧烈的喘气声及唿喊着:「等等∼∼先等等,不要再……
啊∼∼停∼∼会∼∼射∼∼出……」
而阿杉突然警觉到电话是通话中的,于是努力地压抑他的喘气声,用尽量平
常的声音问着香琳:「在睡觉了吗」
香琳回答着:「快……快……了……吧!」然后脸红地看着突然把龟头用力
磨着小豆的我一眼,乞求似的要我不要再磨了{:3_280:} ,不然她真的会叫出来。我只好先
停下了我的动作,看着在我眼前那个小穴淫水一直流出的香琳跟她目前的男友讲
电话。
听着阿杉的喘气声总是觉得怪怪的,香琳于是问道:「公∼∼你怎么了∼∼
怎么那么喘啊」
「沒……沒……什么……」然后她又听到「嘘∼∼」的声音,阿杉马上再次
问说:「妳在家了吗」
这时的香琳正将她的手握住了我那根她想用来充满自己小穴的坚硬肉棒上,
红着脸地看着我,还用力地揉了几下那正在跳动的大鸡巴,并用舌头舔了舔我的
龟头后才回答阿杉说:「不然咧」
「沒什么事啦∼∼只是在想说,不晓得阿杰那小子有沒有平安送妳回到家而
已。妳赶快休息吧!明天我就回去陪妳了。我先挂了喔!」
阿杉骗香琳说去打麻将,其实是正在姦淫前女友小慧中;而香琳也是姦淫,
但却是被我姦淫,为了不让我将她被姦淫的事说出。真是叫得各有特色啊!{:3_350:}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