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老公被绑架的海美


海美是一个原籍湖南的美女,今年快三十岁了,五年前跟随当高级工程师的老公移居到广州,
两口子生活也很愉快,不过海美的广东话始终学不好,所以在广州的朋友不多,
反而她以前在湖南在酒店工作时认识的一个香港客人其哥就一直有保持联络。
其哥因为经常到内地工作,普通话讲得几好,亦成日借住话教海美广东话而打电话俾她,
其实其哥一直垂涎海美的美貌与健美的身材,但思想单纯的海美就一直只当他是大哥。
(海美样子有八九分似刘璇,但就有1米68高,34D骄人上围同一双修长美腿)
上个月海美的老公要到东芫出差几日,因为时间不长,海美就沒有跟他去,
只叫他每日打电话回家就可以了。但到了第二日,海美一直沒收到老公的电话,
打给他但手机又关了机,到晚上也联系不上,海美只好怀着不安的心情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八点,海美就给家里的电话吵醒,她赶快接听,但却不是老公的声音,
而是一个陌生男人说:「是朱太太吗你老公在我们手上,你想救他就准备两百万元,
我们会再跟你联络,记住不要报警呀!」说完就挂了缐。海美给吓得呆了,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大约十分钟,手机收到一个来自其哥的日常问候信息,六神无主的海美立即致电其哥,
讲出老公被绑架,其哥在电话先安慰她,又答应立即从香港上广州帮她。
海美暗自庆幸有一个可信赖的救星,沒想到原来其哥刚在香港中了三千多万的六合彩,
之后一切的事都是出自他的佈局安排!
下午其哥到了海美家中,两个人一直等电话等到晚上九点左右,绑匪终于打来,其哥接听,
之后海美看见其哥很有耐心和技巧跟绑匪谈判,谈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挂缐。
其哥说:「沒办法了,他们说只能减到一百万元,减了一半已经很好了。」
海美说:「一百万我那里有这么多钱啊!」说完就已经想哭了。其哥马上搭着她的香肩安慰说:
「不用担心,钱我可以先借给你,救人要紧嘛!我明天一早就回香港帮你准备钱。」
海美说:「谢谢你啊大哥!那你今晚就在我家休息吧!」
其哥说:「好!不过我希望跟你一起睡!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海美虽然单纯,但又怎会不明白,心想为了救老公,牺牲一点也沒办法,幸好其哥外表也不错。
海美说:「好啦,睡之前先一起洗澡吧!」说完还抛了一个媚眼。其哥眼见计划如此顺利,
二话不说就抱起海美进了浴室。
进了浴室,两个人很快就脱光衣服,海美说:「大哥,你可以帮我洗吗」其哥那有不答应之理,
立即双手涂了沐浴露,就在海美完美的身体上游走遍每一吋肌肤,小弟弟当然也站立起来,
海美笑说:「我沒有试过在浴室做,大哥你呢」其哥沒有回答,立即将海美按在地上,挥军直进!
可能因为太紧张兴奋,抽插几十回合就洩了,其哥也有点不好意思。反而海美说:「沒关系,
洗完澡到床上休息一会再来吧!」两人很快就洗完,抹干身体,其哥就把全裸的海美抱进睡房。
进了睡房上了床,海美问:「你要先休息一会吧」其哥答:「小弟弟要休息,但我还有舌头呢!」
说完就轻吻海美的耳珠,她也很受用,其哥的舌头向下移,先吻粉颈,再吻乳头,
这时海美已经开始呻吟了,再向下吻到小腹,海美已有点受不了的感觉。当其哥舌头碰到她的阴部,
海美竟然坐起缩开,说:「大哥你幹嘛那里怎可以亲亲」其哥反问:「你幹嘛为什么不可以亲
你老公沒有亲过吗」海美说:「沒有!他从来沒有这样做!」其哥:「唉,他太沒情趣了,这样你会少了很多乐趣的!」
海美:「不!这样不太卫生嘛,所以你亲我那里我就要躲开。」其哥说:「不是这个原因,你躲开是因为受不了!」
海美:「你好讨厌啊,人家就是不习惯受不了,那你就不要亲那里了,好吗」
其哥:「不习惯嘛,多试几次就会习惯,还会变成享受啦!」说完就拉海美的腿令她再躺下,
跟着用上身压住她的小腹,背向她的脸,用两臂硬将她一双美腿分开,再用灵活的舌头攻击她的敏感部位!
海美从未有男人为她口交,只觉一股强烈的快感涌起,到了无法忍受的境界,但又无力反抗其哥,
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叫:「天啊!受不了啦!不要,不要啦!大哥快停,呜呜...呀呀,呜呜...呀呀!大哥快停吧,
天啊,我真的受不了啦!」其哥笑问:「真的受不了」海美说:「真的,沒骗你!」其哥淫笑说:「假的,受不了还懂
得答我话吗继续!」说完又埋头苦幹,更加快了速度来舐她的阴蒂,海美真的从未试过这种感觉,
已陷入半疯狂状态,一边用手抓其哥的背,一边大叫:「天呀,哇!受不了啦!哇...呀!呜呜...呀呀...哇!
够啦,够啦,不要...不要啦!哇!哇!哇!哇!我不行啦!」其哥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原来海美终于忍受不住,
失禁尿了出来!其哥当然很有满足感,可怜海美就觉得羞耻得无地自容,毕竟连自己老公也未见过自己小便,
却竟然被另一个男人挑逗到尿到他口边,其哥见她想哭就大力将她抱紧,安慰她说:「傻瓜,男欢女爱是很正常
的事啊!你刚才不是很兴奋吗有什么好哭的」海美说:「你欺负人家嘛!人家都说受不了,叫停你又不肯停!」
其哥笑说:「你上面的口叫停,但下面的口想我继续呢!不过说真的,海美你也快三十岁了吧我真沒有想过你
下面的敏感程度仍然像个小女孩一样呢,真是可爱!」海美打了其哥一下,说:「你的小弟弟休息够了沒有
有个小妹妹在等他呢!」其哥当然明白,立即提枪上马,两人大战了三百回合才相拥入睡。
第二日其哥风尘僕僕返香港攞咗一百万人民币现金,再上返广州已经系黄昏,海美话收到绑匪电话,
要佢第二朝一个人到东芫大岭山一间叫东南海嘅酒店等。海美话好惊,其哥就话:「事到如今都沒有选择,
相信绑匪只系求财唔会伤害你地两夫妻嘅。」其实其哥心里在想:『班绑匪其实系我请嘅人,到时佢地就会依我
指示好好咁调教你啦靓女!』两个人简简单单食完饭,其哥又要求一齐沖凉再做野,海美亦只好顺从。
上到床上,其哥话:「海美,我返香港除了取钱之外,另外买咗礼物给你!」海美问:「什么来的」
其哥叫海美先合埋眼,跟住海美只感到其哥塞咗样野入佢下面,即刻问:「哇!什么来的」其哥没出声,
只系开咗手上一个开关掣,海美即刻知道原来系一个震蛋,仲要系好劲果种!其哥问:「舒服吗而家我只系
开到第四度咋,最高系十度,要唔要加两三度试吓」海美大叫:「不要呀!停了它吧!快取走它呀!」
其哥就话:「攞走佢都得,不过我连果一百万都会攞走!」海美:「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其哥:「大拿拿一百万无条件
借俾你,我想做返令自己开心嘅野都唔得而且你都一样会好开心海美无言以对。其哥又用温柔嘅语气讲:
「放开怀抱,放松自己,我唔会伤害你嘅!」海美只好平躺在床上,咬牙忍受住下体嘅震荡传来令人发麻嘅感觉,
慢慢不自觉发出呻吟,其哥笑住话:「系唔系好舒服呀」跟住突然将强度增加到第七度,但原来呢种震蛋强度设定并
不是正比例而系倍增,即系第七度系第四度嘅八倍强度,速度同力度都系!海美当堂成个人弹起,即刻将只震蛋拉
咗出嚟,大叫:「你疯了吗」其哥话:「估到你会咁反应!」跟住攞出两条布条,将海美双手绑在床头框架,令佢不能反抗,
跟住问:「脚要唔要绑唔要就将自己大腿分开!」海美只好含泪将双腿稍为分开,其哥又鬧:「分开D,盡量分开!」
海美照做后,其哥话:「见你咁合作,就一度一度咁加啦!」跟住就由第五度开始,但系好快又加到第六度!
海美大叫:「等一等!慢慢加!不要.....」,都未讲完其哥又加到第七度,海美难受到双脚乱踢,但个震蛋条电缐好长,
其哥已经企咗喺床尾好安全咁玩佢。加到第八度,海美在床上不停乱典,忍唔住狂叫:「我受不了啦!饶了我吧!
我要去啦!哇!哇!」其哥好识玩女人,呢个时候竟然停咗个震蛋等海美半天吊!海美哭叫:「你幹吗停了它呜......
好难过呀,让我去吧!」其哥就笑:「刚才不是你说受不了吗现在又想要求我先啦!哈哈!」海美已经失去理智,
大叫:「大哥我求求你快开动,让我去吧!」其哥一不做二不休,先将强度调到最大再按开启,突如其来的强烈震荡
令海美成个身弹起,随住一轮尖叫,下面好似山洪暴发,终于惨叫一声就虚脱昏死过去。
其哥见海美搞到床单湿晒,知道要俾佢回一回气先,就拉咗个震蛋出嚟,跟住又喺行李度攞定另一样
玩具,然后坐在海美身边,用双手抚弄佢一对又大又坚挺嘅波波。过咗一阵见到海美渐渐清醒过来,
其哥就将一支按摩棒插入海美湿透嘅下面,受到突然嘅刺激,海美完全醒晒,但双手仍然被绑在床头,
好嬲咁问其哥:「你又要用什么鬼东西来折磨我」其哥笑笑口答:「不是鬼东西,是好东西呢!如果
要折磨你我就用加大码了,现在这个只是中码,你会很舒服的!」讲完就开动按摩棒,而且开始抽插,
这支按摩棒上面是有一些小珠的,一边震动一边抽插,当然比震蛋的刺激更强,海美一边喘气一边求
饶说:「太勐了,慢一点,轻一点啊大哥!我快受不了啦!」其哥笑说:「快受不了,即是还可以啦,
我手也有点累,不抽插了,这支棒有转动功能的,就让它在你的身体里边转动吧!」海美惊唿:「不要,
我不要呀!」其哥说:「不用害怕,放轻松点,会很爽的!我会由慢至快让你慢慢享受升天的感觉!」
说完就开了转动功能,虽然只是用中等的速度,对从未试过这玩意的海美已经是无法承受,发出失控的
狂叫:「呀......呀!不行啦!我要死了!不要再转啦大哥,海美受不了啦!呜呜......」一边大叫一边双
脚乱踢乱蹬,其哥看见当然只会更兴奋,又怎会停止反而将旋纽转到高速,同时亦加强了震荡,海美
受到咁大刺激已经失控,除了踢腿更不断扭动纎腰,看得其哥更兴奋,用左手抱住佢条腰,右手又开始
抽插,海美终于无法忍受,只好大叫:「我不要这个啦,我要大哥的小弟弟啊!」其哥好开心,话:
「小骚货,又想造爱啦快点求我吧!哈哈!」海美已经失去理智,大叫:「我要跟大哥做爱,你快用
你的小弟弟插我吧!海美求你了!」其哥笑说:「插你要轻轻的插,大力的插,还是狠狠的插」
已经慾火焚身的海美答:「就狠狠的插吧!」其哥马上将按摩棒抽出换上自己的小弟弟,亦将海美双手
松绑,不停的大力抽插,而海美的指甲就在其哥背上留下数不清的爱痕。激烈战斗后两人相拥入睡,
一觉就到了天亮。吃过早餐,其哥陪海美叫了一部的士,海美问:「你真的不陪我去」其哥答:「他
们指定只可以你一个人去,如果我一起去,到时惹怒他们坏了大事就不好了。放心吧,沒事的,解决了
就马上打电话给我报平安啊!」说完在海美脸上轻吻了一下,海美回吻一下就上了的士,不过她怎也不
可能想到,其哥的陷阱已在大岭山等待她,一个她无法想象的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