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二女一男


到今年,我和老婆结婚已经十一年了。
我今年38岁,老婆34岁,我们自己做公司,生活算是相当优越的。
我和老婆都属于看上去要年轻很多岁的样子,我们都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也比较时尚,混在二十大几岁的人群中绝对分不出来。
特別是老婆,我总觉得她现在比做拍拖的时候更漂亮了,更有风韵,看去高贵而妩媚。
其实,她看去优雅文静的外表下,她隐藏着放荡和淫乱的另一面。
我老婆从大学时代就比较开放,和我一样,她对性的态度是相当随意自由而不肯受额外约束的,也就是几乎沒有设所谓的「底缐」。
当然,她当年的一些风流韵事,也是在我们结婚后,经我鼓励才陆续交代出来的。
少女时她就已经很性感,皮肤雪白,最诱人的当属她那对丰满硕大的乳房了,如日本色情卡通那般的巨乳配应着略显稚嫩的姣好面容,会令任何男人见了都会禁不住想入非非。
她也很懂得利用自己的这些诱惑力优势,经常就带着娇羞半推半就、欲拒还迎,时不时尝到鱼水之欢。
到毕业后进入社会,就更善于周旋于男人中了。
估计这也算是她的性格吧,天性里就带些水性杨花的娇媚和轻浮……
反正我们认识以后,不久就燃起性爱的烈火干柴,且一发不可收拾,很快就彼此难离了。
我也是天性喜欢追求新鲜刺激的事物,性味尤强。
当时正特別渴望着尝试一些比较另类特別的性爱游戏方法,我和她(当年的女友)正好一拍即合,如同彼此量身打造的天生绝配。
经我与她天天翻云覆雨时共赏的A片的助兴和引导下,她果然很轻松地就答应了我尝试3P的想法。
之后不久,我就约了一个多年的好哥们儿一起同她玩了我今生第一次群交游戏。
(后来才知道,这其实已经不是我老婆的第一次3P了,据说她上大学二年级时寒假回老家参加中学的同学会,在一个当年追求过她的男生家喝多了,被那小子连同另一个大她们几岁的邻居小色狼一起趁醉轮姦了。
那天男同学家里大人都到外地走亲戚了,俩色狼把我老婆多次轮姦。
她刚开始反抗过,但被第一次强行占有过后,也就不再特別挣扎。
他们把我老婆剥光,一左一右拢着哄着她,不停揉玩吮吃她的大奶,不停地轮番插入还少经人道的嫩穴,以致回家后老婆第二天小穴都是肿的。
但老婆讲给我听得时候,特別调皮地讲了其中一个细节:就是她被那俩小子一通好话表白和央求后,又发现那另一个色狼邻居小伙子还挺帅,她从第二轮轮姦开始就已经主动配合了……她说,那绝对算强姦,但她藉着酒精的晕眩感,竟觉得被两个男人同时玩很刺激,心慌,并多次高潮。
而且,別人压她身上抽插舒服时,她会忍不住扭屁股迎合,她的腿也是一直盘在男生腰上的!我听后,当时就忍不住兴奋地抓着她的屁股骂道:你个骚货!)而我们第一次3P那天,我和哥们儿与她也是从下午一直疯狂淫乐到深夜,大家都是极盡纵情狂欢,特別是我感到格外的刺激和开心。
随后,我们和她似乎都对这种玩法很是接受和锺爱,便不时约友淫聚同欢。
再后来,我们感情日深,便结了婚。
对感情而言,我们俩还是非常执着,都紧守着深爱对方并持续至今的。
但在性爱上,就只能算是离经叛道,自得其乐的。
那时,我也正好刚刚沈迷于网络的色情世界,接触了形形色色、离奇刺激的性游戏方式。
也就那时,我发现自己最最偏爱和想往贪恋的那个兴奋点——「淫妻」!
在我的内心世界里,几乎沒有比想象着自己娇妻是一个荡妇淫娃,而且把她奉献给別的男人一起操玩,看她风骚放浪的样子,在別人鸡巴抽插中淫叫着配合、呻吟,被他人不停玩弄、玷污、内射……更令我狂乱心跳、兴奋莫名的事了。
我下载、搜集了大量关于老婆被公用、调教、羞辱、轮姦的色文和色片,也总是和老婆一起分享着,感受那种令我们都发自内心的激情和躁动、亢奋!
我们交流并设想着那就是我们的真实生活,总能感到一阵阵的欢悦悸动和狂乱心跳如电流般源源袭来。
我说宁愿放弃拥有天下其他美女的机会,只愿能够让太太放开了配合我的「淫妻」慾望冲动!本身就性慾格外旺盛的太太,当然对能够得到老公授权的与別的男人操逼、纵欲淫乱的生活而心生欢喜。
她也向我表达了她内心对于色情和乱交的渴望。
从那时起,我们开始一起连手设计、打造属于我们夫妻特有的放荡生活。
我开始越来越多的把身边的朋友带回家,向他们展示、灌输来自网络的「淫妻」和多P群交游戏的事。
有我老婆特意秀着性感、近在眼前的真实诱惑,一般都能水到渠成,很快便打消了哥们儿、朋友的顾忌,使他们总能无可抗拒地加入到一起玩弄、同操我老婆的行列中来。
但这期间,我们和哥们儿一起的游戏大多以3P为主,而且当时我和老婆都还略微顾忌于別人不理解或被传出变态的名声,所以先都在朋友群中彼此互相背着,盡量令参加者以为他仅仅是个特例被选择分享了我的妻子,而且是我夫妻极少时偶尔调剂情趣的游戏。
但殊不知,我的老婆从婚前一直到现在,总是经常地被我心甘情愿拱手赠送给各色人等,来共同体验享用她特有的、蚀骨的床上骚浪风情!我妻子的阴道,也就从来沒纯洁和干净过,而是一直被很多很多条鸡巴同时连手开垦、耕耘、浇灌……老婆的内心淫欲也被我一再鼓励和纵容,只要感情不动摇,行为不隐瞒,我甚至同意她自己去物色性爱伙伴,可以有情人,可以随时去偷腥。
她当然乐得拥有和享受她本来就喜欢的放荡纵欲生活。
那时的老婆除了定期陪我和哥们儿一起淫乱群交外,还经常与別人偷情,她也因为太了解我的癖好,有时专门在与別的男人做爱的时候悄悄拨通电话,让我在这端听着她们翻云覆雨、肉体碰撞、淫水唧唧、浪叫不停地现场直播。我一边幻想着自己老婆如同一个漤婊子一样供人蹂躏的样子,一边竖着高高的鸡巴涨暴到极点,打着飞机……一直等到后半夜,老婆回来,肯定第一时间脱光下体,大大的分开双腿,自己掰开刚被人操了几遍的淫靡阴户,让我看自己老婆的逼是不是被別人的大鸡巴操得微肿了,而且粉嫩鲜红的阴道口里还源源不断地在流淌着他人射进去的精液呢!
老婆刚被別人内射后的腥腥的、滑滑的、暖暖的、松松的阴道正是我的最爱,我一定会趴在上面认真观赏,格外兴奋的时候甚至会忍不住亲吻、吸吮、舔吃起老婆骯髒的阴户,然后我也戳进去,感受着当王八戴绿帽子,亲老公却常常要用自己老婆別人幹过的剩下的烂逼的变态滋味……我一边兴奋不已地操着老婆髒逼,一边听老婆讲她如何犯贱勾引別人然后被人家压翻到床上勐烈戳她大骚逼发泄的详细过程,如何操的?先后什么体位?她们都说了什么淫话?射精了几次?什么动作彼此怎样表情往里射精的?种种细节,连別人鸡巴多大多粗,把她日出了几次高潮?都详细描述给我听,真的好刺激过瘾呀!性慾是越做越旺盛的,在我和大家的共同开发提升下,老婆对与各色性友的丰富多彩又疯狂恣纵的乱交生活,一天比一天更上瘾和迷醉了。
有一阵子,她除了和我以外,几乎每天都有不伦的性事发生。
我如愿以偿地拥有了一个超级淫妻,她的下体永远都残存着別人精液的淫邪气息!对于一个内心酷爱「淫妻」这种奇妙感觉的丈夫,我真的更爱她了,而且沈浸享受着这一切。
后来,我也完全迷上了这种体验享受变态的淫妻游戏的超级刺激和快感,简直不可自拔,内心涌动着更强烈的想要和老婆一起完全放开了疯狂游戏、享受的渴望。
一个从内心喜欢淫妻游戏的人,除了喜欢和大家分享自己老婆,而且更喜欢让別人都知道自己老婆的那些淫乱和骚贱,才觉得更刺激过瘾。
老婆现在一天比一天变得淫浪大方,刚开始时还半伪装半真实的那些害羞感,逐渐被她源自内心的放荡和狂乱所取代。
她也同意干脆和朋友们陆续公开我们的变态心理和游戏方式,反正「烂货」、「荡妇」这种评论对于她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客观描述了。
几年下来,我身边的好哥们儿、朋友几乎大多数都日过她的逼了,人数起码在几十个。
这时想完全遮掩也已经不可能,即使不捅开这层最后的遮羞布,已经有一些朋友风闻了我和老婆的大量乱交生活。
于是,我们就此水到渠成地向再来参加游戏的哥们公开了妻子的放荡漤交,朋友们大多在刺激赞嘆之馀表示能够理解和接受。
随之,太太和我那群朋友们的群交游戏自然又上了一个台阶,形成了一段彼此更轻松和盡兴的高潮期。
其中有一个结婚比较晚的哥们,曾经一度(大约持续将近两年)几乎全靠定期到我家操我老婆来解决他的性慾,最频繁时一周要住我家通宵操她或赶来直奔主题开操(吃快餐)大约四到五次之多。
他后来在和我的其他朋友一起轮姦蹂躏我老婆的游戏时,向大家吹嘘:他大约在我老婆体内射精超过1000次以上!加起来精液足够一大桶了。
大家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老婆仅仅和一人的做爱次数,也羡慕他随时可以不请自到,任意将我老婆当做公用性器、免费妓女使用的特权。
也就是从我们夫妻决定完全放开、盡情享受游戏的那时起,我和老婆内心对淫乱刺激的贪婪渴望也再次加码,游戏的口味越来越重。
妻子已经不满足于大多游戏时加入一两个朋友的玩儿法。
正好那时日本《东京热》系列A片开始流行,那里面经常都是一个女生要应对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男人的连续轮姦中出。
她看后立即就锺情于此,艷羡不已……常常幻想着自己就是那个女主角,被一大群超级淫色的男人包围着,撕扯开,裸露着,很多手在她身体的任何部位抚摸、揉搓着,然后就是暴风雨般的痛快淋漓的轮姦,一条条高耸的鸡巴前后左右由她吸吮抓握,色狼们排着队一刻不停地轮流插入,疯狂地抽、戳、顶、砸、挑、搅……每当一个人嘶喊喘息着在她阴道最深处射精,拔出,不容精液流出,另一条暴涨的鸡巴就立即戳入!又是一轮肉体搏击的噼啪响声、唧唧的淫水声,和几乎变调的呻吟。
亲情如何可贵?父母爱女之心又有多深呢?经过这一次痛苦的经歷,我对上述这两个问题一直反覆思量,然而思想还是陷于一片茫然。
三个月前的一个夜晚、我同男朋友阿光在离开卡拉OK、到停车场取车之时,突然冲出一班人,他们将我俩捉住,用布袋蒙头、拖上一部货车。
我们不断挣扎,但沒有用,沒有人理睬我们。最后我们被困于一间房子里面,被绳子紧紧绑住。我要求松绑,他们就说:「行!不过要将你们全身松绑。」
他们不祗为我松绑,还脱光我和阿光的衫衫裤裤、令我们赤裸相对。接着,他们拿了个电话给我,叫我告诉阿爸知道,要给三千万才可以赎回我。
我打通了电话,好激动地同阿爸说:「老爸,我被人标参呀!他们脱光我的衣服,想强姦我,他们要三千万,你救我呀!」
阿爸骂道:「衰女,你又玩什么呀!又想骗老爸钱吗?」
阿爸挂断电话,我沒有怪他,祗怪自己在半年前玩过「假标参」,骗了他三十万。
这班贼人初时对我们还算不错,好吃好住、唯一不舒服的祗是我和男朋友赤条条相对,连一条毛巾都沒有,十分尴尬。被困了两天之后,烦闷时,男朋友就抱住我、吻我的身体,我们相拥着做爱,总算是痛苦中寻得一点快乐。
之后,多次致电给老爸,他都不理我,当我是又一次离家出走,玩标参骗他的钱。五天之后、贼人又捉来两个女人。一个是我阿妈、另一个女人约二十多岁,长得好漂亮。贼人开始不耐烦了,对我说道:「你知道这两个女人是谁吗?」
我说道:「一个是我妈,另一个我不认识。」
贼人笑着说道:「两个都是你阿妈、她是你老爸的二奶、已经有六七年啦!」
阿妈好伤心、质问那个女人,两人争执起来,继而动武、大打出手。她们互相扯着头髮、撕破衣服、二奶身材相当好,当她被撕开衣服之后,露出一对竹笋形的乳房。阿妈一点也不客气,就用指甲去抓、乳房出现几条指甲痕,还有条条血丝。
二奶亦不甘后人,将阿妈推倒,扯她头髮,扯掉她的裤子,并且用膝头去顶撞阿妈的下阴。
贼人看到拍手掌、几个贼人还打赌那一个会赢。比较年轻那个叫阿德,他给了一条皮带二奶,对她说:「我买你赢,你用皮带打她!」
年纪大一点的那个贼人叫大龙,他叫道:「喂!这样不公平哦!你给她一条皮带,我就给一条绳子另一个。」
说着,那个绑匪便递上一条绳子,我妈的年纪比较大、纠缠之间,那条绳反而落入二奶手上,二奶绑住妈双手,就用皮鞭打我妈。我妈狂叫、疯狂地挣扎。我看得心寒,很想去帮妈的手。于是就扑上去抓住二奶的双脚。
阿德双手抱住我说道:「小妹妹,这可不是双打哦!」
他还故意两手按着我的乳房,我挣扎道:「放手啦!」
「嘻嘻!不如我和你打呀!」
我好生气,不理三七二十一、甩开他的手就打,打到他也勐叫痛。不过他涎着脸笑着说道:「哗!想不到你这小妹妹还会打人哦!要比赛的话、你得先让我呀!」
大龙笑着说道:「男人要女人让?你讲笑吧!」
「好男难与女斗嘛!」
「你想她怎么个让法呀?」大龙问。
「我要先绑住她的双手,等这支□老虎沒得发恶。」
我大叫:「你敢!我叫阿爸告你、拉你坐监。」
「阿爸?你阿爸都不要你啦!」他们两人夹手夹脚绑住我,另外两人就制服了我男朋友。我双手被绑,祗有四围乱走,用脚踢,有一次就踢中阿德的下体,痛得他大叫救命。他捉住我一对脚掌,将我两腿一分,然后倒吊起我,对我说道:「你这个小肉洞好神秘呀!」
「你不要动我呀!」我狂叫。
「我要进去寻宝呀!里面一定有好多宝物的。」
阿德果然单脚除下鞋子,动了动脚趾,就对我说道:「这次先派右脚趾公探路。」
我大骂道:「你去死啦,脚趾那么髒,我不要呀!」
「髒吗?那你帮我吮干净它啦!」
阿德将脚趾移近我的嘴边,我好怕,又好想作呕、此时,我的男朋友出声了,他说道:「你们不要这样糟质她啦!你们不过求财嘛!求你们对我们好一点啦!」
大龙笑着说道:「阿德,你看人家的男朋友多细心,他心痛啦!你成全人家啦!」
「好好好!英雄救美、果然是大英雄,是男人的就自己爬过来帮我吮脚趾。」
我男友说:「你们好卑不!」
阿德对我说道:「你真失败,老爸不要你,老母祗挂着争风吃醋,连男友都不肯帮你,还是乖乖替我吮脚趾啦!」
我大叫,危急之时、就唿叫男友的名:「阿光,救我呀!求你救我啦!」
阿光大叫:「好,我帮你吮脚趾。」
阿德好得意地说:「爬过来啦!」
阿光双手已经被反绑住,他跪下来,一步一步地爬到阿德的脚边。
阿德说道:「警告你,不准出蛊惑呀,你如果咬痛我,我就十倍偿还你那个心肝宝贝哦!」
阿光祗有乖乖的吮着阿德的每一支脚趾。吮了一会儿,另一个绑匪就拿来一瓶酱油和一罐胡椒粉过来。他说道:「光秃秃味道不太好,滴点儿酱油,撒点儿胡椒粉,吮起一定更有味道哩!」
阿德把脚趾涂满酱油和胡椒粉,命令阿光再吮。
吮得干干净净之后阿德就说道:「够了,脚趾干净,可以入窿探路啦!」
他将一支脚伸过来,一脚踩在我下阴,笑着说道:「耻毛好滑好嫩呀,真舒服!」
他开始用脚趾来玩弄我阴蒂,我好怕,我知道他下一步就是要伸个脚趾入我的阴道里了。就叫道:「不要呀!阿光、你救我啦!」
但阿光也沒有办法,他对阿德说道:「求你们不要糟质她啦!你们想玩的话,就玩我吧!」
阿德笑着说道:「大英雄真有气概,好!我成全你、不过,你有什么好玩呢?」
阿光道:「有呀!我有,你插我啦!」
阿光翻转身体、用屁股对着他。
阿德笑着说道:「也好!脚趾插屁眼,我都是第一次玩哩!要我插都行,你得先出声求我啦!」
阿光低声说道:「我求你,求你插我屁眼。」
阿德说道:「插完可能会好污糟,再叫你女朋友吮干净脚趾公都好!」
我大叫:「不要,我不吃屎呀,你们放我吧!我叫我老爸给钱。」
阿德说道:「这么多天了,还未收到钱,先吃屎啦!」
突然,我听见阿光的叫喊声,仔细一看,原来阿德巳经将脚趾公伸入阿光的屁眼,他一边插入,一边问:「舒不舒服呀?」
阿光大叫:「好痛呀!」
阿德说道:「哦,好痛,一定是不够力水。我用力点。」
阿德不停地问阿光:「过不过瘾呀!」
阿光大概知道越叫就越受苦,于是就应道:「过瘾呀,好过瘾呀!」
阿德又问:「舒不舒服呀?」
阿光大叫:「舒服呀!」
「我每天插你一次,好不好呀!」
阿光仔大叫:「好啊!一日插一次,生生世世都让你插,我甘心让你插足一世。」
我听见阿光语无伦次、就转头望住他,见他一点都不像好痛苦,表情还好像好享受似的。我不敢出声,祗见阿德将脚趾拔出之后,阿光就好像支狗一样,马上转身抱住阿德的脚,好陶醉地含住他的脚趾啜吮。
「好味道吗?」贼人互相对视而问。
阿光点头道:「好味道呀!」
就在此时,我妈爬到光仔身边,喊道:「阿光、救我呀!」
原来妈不够二奶打,让二奶打了无数鞭、又扯她的耻毛、下体已经扯到又红又肿。此时,我妈好像一支狗似的,被二奶骑住。
阿光见状,就上前帮她,他一手推开二奶,二奶不理那么多,就同他搅成一团。两人都赤条条、揽作一堆、大家都以为有一场肉搏戏。那知道阿光仔被阿德抽插肛门之时已经搞到十分之兴奋。如今抱住一个大美人,焉能坐怀不乱呢?祗见他抱住二奶的裸体就俯身去吻她的乳房。
「哗!真人表演呀、坐下来慢慢欣赏咯!」大龙笑着说道。
二奶同阿妈纠缠好久,其实巳经筋疲力盡了,刚好有一个男人献上温柔,当然求之不得啦!二奶竟然同光仔接吻,俩人开始互相抚摸。
阿德对我说:「你看你的男朋友多花心呀!他和第二个女人亲热,都不理你了。」他将两粒药丸塞入我口里、逼我吞下去。我已经筋疲力竭,任由摆怖。渐渐地、我感觉全身发磙、下阴又痕又痒、于是、我不期然地自己抚摸起自己的乳房。
阿德一手捉住阿光、将阿光和二奶分开,对她话:「不准搞三搞四喇!要搞就搞自己的女人啦!」
阿光开始同我接吻,他抱住我、同我搞成「69」姿式。我双手碰到他火烫的阳具后,亦冲动起来、就用双手搓,并用双乳将阳具包住。乳沟包得住阳具,但包不住龟头渗出的湿液。
「你射精啦!」我叫道。
「还沒有呀!那不是精液。」
「我不信、那一定是精液。」我说道。
「不信你试一试味道。」
「好,我试。」我将阳具送入口里。
贼人见到大叫:「好淫的女人呀!」
另一贼人话:「阿德刚才餵过她的药发作了。」
「这场戏一定好看咯!」
「不如二奶也出场,二女一男,一王二后就更加刺激啦!」
「好呀!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