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炼狱天使123集完作者:半只青蛙&知乐


本帖最后由 07131002 于 2014-11-14 12:59 编辑
前言
人类皆有两面,在暗的一面里,都流着兽性的血液!
【第一集:淫魔降世】
第一章:炼狱咖啡
1860,瓦特发明蒸汽机,揭开了蒸汽时代序幕。
19世纪70年代,随着内燃机和电动机的发明,人类开始进入电气时代。
1903年12月17日,莱特兄弟驾驶着自制的飞机,在美国基蒂霍克海滨试飞成功,人类文明发展到了飞行时代。
1945年7月16日,随着第一颗原子弹在美国新墨西哥的阿拉莫戈多沙漠地爆炸成功,宣告了核子时代的来临。
二战之后,人类文明以几何级数的高速发展着,太空时代,电子时代,计算机时代,网络时代接连到来,短短的几十年内,高速发展的文明闯入一个又一个新奇的领域。
最终,他们开始逼近基督教教义里最禁忌的领域:人为地干涉、影响生命的诞生!
1983年,世界上第一种转基因作物,含有抗除草剂转基因烟草在美国培育成功。
1997年,一只名为多莉的克隆羊在英国诞生,他的出现,意味着人类摘取了生物学上的禁果,篡夺了上帝的专利!
从此,转基因食品和基因生物开始泛漤,基因时代降临人间……
2020年,人类基因谱图完成,同年欧盟与中国秘密合作,实施以创造完美人类为目标的「奈落」计划。
2045年,高速发展的人类文明,再一次侵入了上帝的领域……
故事的开始,是在中国东南沿海,一个名叫龙市的地方。

「让贊美如风天空海阔飞,让贊美浪花般海中溅起,高唱万有之上荣耀无限之处,全属我主尊贵耶稣所有……」
一阵阵清朗嘹亮的贊美歌声,从龙市最大的天主教堂里传来,缭绕在过往行人的耳边。
这是礼拜日晚上八点,歌咏团正在举行的唱诗仪式。庄严的讲台上,二十多个歌者高唱着贊美诗,整个教堂里充满了肃穆、庄严的气氛。
唱完诗,当地最有影响力的骆神父,双手捧起圣经,带领着信徒们开始祷告。
「主啊,你创造的宇宙无限辽阔,你创造的万物如此神奇……你是万能,你是永恆,你是我父我母,你是我的全部!阿门!」
骆神父每领读一句,信徒们就跟着念一句,声音震动教堂内外。
方强夹杂在信徒中间,无比虔诚的祷告着,满脸都是对主的崇拜和恭敬。而且那种崇敬之色,真正是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毫不虚假。
今年二十五岁的方强,自小父母双亡,目前是龙市科学研究所的一名科研人员,也是当地天主教会的忠诚信徒。
他长的不是很英俊,但是有着一张阳光般的笑脸,双眼总是闪动着纯真而热情的光芒,令人感受到他内心丰富美好的世界。
祷告完后,礼拜日的活动就全部结束了,信徒们陆续离开了教堂。
只有方强还站在原地沒走。
「孩子,今天需要主的指引么」
骆神父微笑着招唿方强,他一向很喜欢、关心这个年轻人,在他看来,方强是那种最忠心的信徒,未来必将为福音的传播、天主教的推广做出极大的贡献。
方强也从未令骆神父失望过,不仅自身坚持对主的信仰,还做了大量行善积德的好事,下个月就将正式接受洗礼,成为一名光荣的神职人员了。
「是的,神父。我需要主的教诲和您的帮助……」
方强嗫嚅的说,不知想起了什么,明朗的脸上,竟带着一点忧郁。
「还是因为爱情而苦恼么」骆神父问。
方强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骆神父划了个十字架,慈祥的说:「相信我,孩子。不管你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主都不会抛弃你的,一定会保佑你平安幸福……」
方强咀嚼着神父的话,忽然间又充满了信心,微笑着大声应道:「是的,神父!我相信在任何时候,主都会与我同在!」
鞠躬道了声晚安,方强精神抖擞的大步奔出了教堂。
他深信不疑,爱情就和主一样,永远都不会抛弃自己。
出了教堂后,方强跑到车站,跳上了一辆公交车。
今晚他还要赶赴女友的约会。
想到女友叶灵,方强的心里就充满了温馨,那是一个非常美丽可爱的女孩子,虽然有点任性,但乖起来的时候还是很温柔的。
哈,等一下见面了,要给她一个惊喜!
方强想着,露出开心的笑容,沈浸在幸福之中。
半个多小时后,公交车靠站了。
方强下了车,三步两步的奔向约会地点——市中心一家叫做「炼狱天使」的咖啡吧。
远远的,看见女友已经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等他了。
方强兴奋的挥动手臂打招唿,加快了脚步跑去,刚到咖啡吧门口,忽然看到前面有个全身髒兮兮的老婆子,驻着一根拐杖,正在蹒跚的探索着路面。
那是个瞎眼的讨饭婆!
一股同情心油然而生,方强忙走到了老婆子身边,搀扶住了她的手臂。
「老婆婆,您要过街吗小心脚下……来,我扶您过去吧。」
「谢谢,谢谢……」
老婆子感激的直点头,紧紧拽着方强的手,吃力的缓缓向前挪动。
方强索性将她背了起来,大步走向对街。
却沒有看见咖啡吧里射来异样的目光,不满的瞪着自己的背影。

就在这同一时间,龙市国际机场。
一架从首都飞来的大型客机缓缓降落。
飞机停稳后,乘客们鱼贯下机,取了行李涌向出口。
机场外面,站满了等待接机的人。
高天林站在最前面,伸长脖子,焦急的望着涌出来的乘客。
他是龙市安全部门行动科的科长,一向深受信任,手握该部门的重权。
然而今夜,高天林心里却忐忑不安。因为,他已决定叛变!
美国的特工,早在两年前就开始谋划策反高天林,经过精心的安排和大量金钱、美女的攻势,终于攻破了这位行动科科长的防缐,使他心甘情愿的变节投降了。
正式叛国、出逃的日子就定在明天早上!
今天傍晚下班前,高天林已做好了出逃的一切准备,包括暗中拆卸下了部门内部存储数据的两台计算机硬盘,偷偷带回了家里。
明早七点,对方派来接应的人将与高天林碰面,并通过秘密渠道将他送往国外。而硬盘被盗至少要等到九点整,同事们都来上班之后才会被人发现。
那个时候,再想抓他已经来不及了!
只要能顺利挨过剩下的这几个小时,不引起怀疑,到了明天,等待高天林的就将是梦想中的花花世界了。
但事情突然有了点变化。
下班之后,高天林接到了消息,首都的国安总部一位最高级別的女特工,突然连夜搭机赶来龙市。
事先沒有一个同事知道这位女特工要来,也不清楚她是来执行什么任务的。
高天林紧张了起来,决定亲自到机场去迎接这位女特工,摸清她的来意。如果情况不对的话,就设法立刻将她除掉,以扫清后患。
「来了!」
高天林蓦地眼前一亮,捕捉到了目标。
涌出来的人流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军装美女,犹如鹤立鸡群般吸引着每一个人的视缐。
这美女的身高,足有一米七六,玲珑浮凸的身材裹在标准的橄榄绿军服里,显得格外的健美、挺拔和充满干劲,只能用「魔鬼」两个字来形容。
但她的面容却端庄如天使,双眸凛然而充满正气,有种不可侵犯的距离感。
「雨兰处长,这边……」
高天林挥手招唿着,堆起笑容迎了上去。
军装美女也瞧见了他,秀眉微微一蹙,但还是走了过来。
她并沒有穿高跟鞋,看上去却已经比大多数男人都高了;而她走起路来那种标准的军人步伐,乌黑发亮的尖头皮鞋轻盈而有力的踏在地上,更是流露出一种从容不迫的威严气质,令人不由自主的自惭形秽。
每个男人在她面前,都会觉得自己矮了一截,不仅在个头上,也在心理上。
心中有鬼的高天林,此刻更是有了种强烈的压迫感,笑容也彷佛有点僵硬了。
对手绝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
眼前这美女,就是中央特委里着名的女情报处长、号称「中南海第一女保镖」的女特工雨兰。
她今年只有二十三岁,但已为国家出生入死,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年纪轻轻就被授予了少校军衔。有她出马,任何任务都绝对能干净利落的完成。
「高科长,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了吗,不用派车来接我……」
雨兰沈静的说着,伸出手来,跟高天林握了一下。
白皙的手掌,握起来又滑腻又柔嫩,手指有点冰凉,但却修长、有力,可以感觉到其中蕴藏着惊人的力量。
「哎,雨兰处长您太客气了,派辆车很方便的,一点也不麻烦……」
高天林满脸陪笑,介绍了跟在身后的手下小马,又叫小马去接雨兰拖着的行李箱,但却被雨兰礼貌而坚定的拒绝了。
三人出了机场,来到停车处,那里停着一辆奔驰车。
雨兰将行李放进了后车厢,坐上了后排座位。
高天林坐上了副驾驶座。
小马插入钥匙点火,脚踏油门,开动了奔驰车。

叶灵坐在「炼狱天使」咖啡吧里,又好气又好笑。
男友方强正在外面,背负着那个瞎老婆子过街。
约会的时间是八点半,他已经迟到了,竟然还有心思去做好事。
——沒办法,唉,由他吧。
叶灵无奈的摇了摇头,端起杯子,啜饮着温热的咖啡。
这家咖啡吧,布置的安静、典雅,情调十足,原来的吧名就叫做「天使」,来这里消费的,基本上都是收入不菲的白领阶层。
后来,一对青年男女在咖啡吧里分手,男的激动之下,当场举刀自刎,鲜血满地,死于非命。
这件事经过媒体渲染,一度在全市引起轰动,「天使」也因此而名声大振。
不知怎的,以后许多关系破裂的情人,都选择在这家咖啡吧里分手。双方或者友好或者不友好的喝下最后的咖啡,彼此成为陌路人。
于是,老板索性将吧名增加了两个字,变成了「炼狱天使」。整个布置和色调,也变的更幽暗、深沈,甚至还有一点忧伤的感觉。
叶灵抿抿嘴,放下杯子,从手袋里取出了一面小镜子和口红,开始给自己补妆。
今天她想留下一个最好的形象给他。
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洋娃娃般精致、清纯的脸蛋,眉目如画,整齐的刘海,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
从小每个人都称贊她的美貌,说她绝不输给任何明星。无论是哪个男人,若能找到她当女友,都可以说是人人羡慕的幸运儿。
叶灵也深以为然,最起码,她觉得自己能接受方强的追求,完全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可恨的是,这混蛋竟不知道珍惜这种福气。
收起镜子和口红,叶灵回想起了自己和方强认识的经过。一年多前,她被医院误诊为乙肝携带者,那些原来围着她转的众多追求者,立刻纷纷打了退堂鼓,避之唯恐不及。
就在叶灵最伤心、最绝望的时候,在教会当义工的方强,走进了她的生活。
是他,义无反顾的关心她、照料她、开导她,阳光般的笑脸和热情,终于感染了她,使她振作了起来,勇敢的面对生活。
两颗年轻的心,就这样贴近了。
之后到医院復查,发现是误诊,叶灵简直开心的忘乎所以。当天晚上,她和方强开了香槟,痛痛快快的吃喝了一顿来庆祝。
就是在那个浪漫的时刻,两个年轻人接了初吻,正式确定了恋人关系。
应该说,当时吸引叶灵的,的的确确是方强身上那种乐于助人、善良纯真的天性。
可是,相处久了,她才发现,彼此的性格是如此不合——他太乐于助人,太善良纯真了。
「偏执,也是一种原罪!」叶灵有点怨怼的想着。
「SORRY,SORRY,我迟到了……」
随着道歉声,方强气喘吁吁的奔到了面前,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
「我八点刚过就出教堂了,可是路上塞车……你別生气呀,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我沒生气啦,快坐吧。」
叶灵淡淡一笑,招手叫来侍者,又端上了一壶新泡的咖啡。
「沒生气就好。」
方强吐了下舌头,端起杯子解渴般一饮而盡。他心中有些奇怪,从前自己迟到时,叶灵总要发一通小脾气,而今天居然洒脱得像什么都沒有发生。
叶灵默默的又给他斟满了一杯。
「阿灵,我有件礼物送给你。」
方强神秘的笑着,取出一个鲜红色的小盒子,放在了桌上。
叶灵瞥了一眼,沒有去接。
方强略有些尴尬,只好自己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枚24K的金戒指。
「嫁给我吧,阿灵……今天是我们认识整整五百天了。我爱你……我向你求婚……」
方强显然十分激动,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闪烁的金戒指,让旁边几个座位上的男女,都擡头望了过来,张口作惊嘆状。
但是叶灵却无动于衷,神色冷淡。
「谢谢你,强……可惜我不能收。」
「为什么」方强的眼神瞬间充满了失落。
「再喝一杯咖啡吧。」叶灵答非所问的道,「仔细尝尝,你沒喝出是什么味道么」
方强茫然的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咖啡是苦的,极苦,吞咽下去后,舌根里回味的却是一股隐隐的酸涩。
「啊,这种味道!」方强面色剧变,失声说,「「炼狱」咖啡」
这是咖啡吧专门调制的一种咖啡,加入了某种特制的酸味奶昔,据说当年那个自杀的男子,和女友临分手前喝的就是这种咖啡。老板就将它命名为「炼狱」,和这个咖啡吧一起名声大噪,之后凡是即将分手的情侣,都会来这里为对方点一杯「炼狱」。
「阿灵,你……你是在开玩笑吧別吓我……」方强惊骇的说。
叶灵怜悯的望着他,轻轻的、但是坚决的摇了摇头。
「我沒有开玩笑。强,我们的缘分已经盡了。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
方强的心彷佛被人狠狠刺了一刀,痛楚一下子涌遍全身。
「为什么就因为我……约会总是迟到」他的眼里涌出了泪光。
「那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对你已经沒有感觉了。」叶灵冷漠的说。
「我不相信!」
方强颤声叫道,勐地抓住了叶灵的手,抓的是那样紧,彷佛怕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但是叶灵却烦躁的把手挣脱了。
「冷静一点,正视现实吧。沒错,你是个好人,而且很善良。但我需要的并不是一个热心的好好先生,而是个强有力的男人,能够照顾我一生一世……」
「我能够照顾你的,我能够!」方强哽咽道。
「不,你不能。你连自己都养不活吧……」
叶灵讥嘲的说,每一句话都像是尖针,一下下的刺着男人痛苦的心。
方强的脸涨的通红,感到自尊被践踏的粉碎。
「原来你……你是嫌我穷……」
叶灵清纯的俏脸变得陌生而冷酷。
「分手吧!」
这三个字,并不是从面前涂成淡紫色的两片薄唇中吐出,而是来自旁边的一张桌子,桌前同样坐着一对青年男女,女方同样为男方点了一杯「炼狱」咖啡。
那身穿红色吊带裙的女子,双手撑在桌面上,将胸脯挺得高高的,原本秀美的脸此刻却显得有些狰狞。她就有一只勐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即将打上「前男友」印记的男士。
「沒有房,沒有车,如果要构建我们爱的小屋,那只能向银行贷款!你和我全部的家当凑起来,要起买一幢一百平米的套房,缺口还有二十万!」
「二十万!算上银行贷款利息,按每月一千七百的房贷还款计算,要还上整整十五年的时间!而如今你和我的月收入加起来,不到三千元!」
「也就是说,在未来的十五年时间里,我们俩每个月都只能靠着不到一千三百元的收入紧巴巴地过日子!而这还沒有把房子的装修费用,电器添置费,以及每月必交的物业费,水电费算进去!」
「这样的日子怎么过!」
「总之,这样日子,我是受够了!林克有什么不好!他有房有车有游艇……」
说到这,女子似乎觉得自己这么大声地说话有所不妥,且周围的男士都正把带鄙夷的目光投到自己身上,连忙收了口。
「就这样,分手吧!今天我买单!」
红衣女子往桌上丢下两张钞票,跺着猫步,很潇洒地扬长而去。只留下她可怜的「前男友」,一个文质彬彬的眼镜男,发呆且神智有点不清地瘫靠在皮椅上。
不动声色的看完了这出「甩手剧」后,叶灵将目光重新投回到方强身上,冷然道:「穷本来不可怕,多少富翁也是从穷光蛋拼搏出来的。可是,在你身上,我却一点都看不到那种拼搏的劲头!你整天想的就是慈善呀、福音呀、主呀,这些沒用的东西,你让我失望极了……」
「別这么说,阿灵!」方强忙打断了她,苦口婆心的说,「相信主,我们的心灵才会得到安宁。主会赐给我们所有的幸福……」
「是吗那你就对主祷告,祈求他赐给你一个老婆吧!拜拜!」
叶灵一声冷笑,拎起连衣裙的裙摆,起身头也不回的就向外走去。
「阿灵,阿灵……」
方强急忙追了过去,奔了两步又回来,抓起桌上盛着金戒指的盒子,快步追向女友。
奔到了门外,方强的脚步蓦然顿住了。
只见咖啡吧外面,停着一辆超豪华的奔驰跑车,车边站着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一看就是钱多的花不完的富家少爷。
这富家少爷一手拿着鲜花,一手揽住了叶灵的纤腰,把她搂在怀里,大模大样的沖着方强嘿嘿笑。
「这位就是方先生吧。小灵已经决定跟我了,你就不要再纠缠她了。」
说着,掏出一张签了名的支票,像施舍给乞丐一样,轻蔑的抛在地上。
「这里是十万元,作为分手的精神损失费。」
方强全身的血液倏地涌到了头顶,喊道:「哪个要你的钱我要的是阿灵……」
「要阿灵你凭什么要她就凭那个烂戒指吗」
富家少爷不齿的笑着,也拿出了一个装潢精美的盒子,打开。
里面赫然是一枚光华夺目的钻戒,还镶嵌着一整颗晶莹剔透的「祖母绿」宝石!
方强手里的金戒指,顿时黯然失色。
手一松,金戒指连同盒子一起跌落在地。
泪眼模煳中,举目望去,就看到叶灵的脸上绽放出如花的笑容,甜甜的吻了一下富家少爷,眼睛里闪烁的都是钻戒的光芒。
而富家少爷呢,正趾高气扬的望着自己,示威般拿起钻戒,替叶灵戴上了她细嫩的手指。
叶灵笑的更甜蜜了,一脸的幸福。
富家少爷更加得意,原本揽住叶灵纤腰的手掌,竟已下滑到了她耸翘浑圆的屁股上,隔着连身裙,炫耀的恣意揉捏着饱满的臀肉。
叶灵毫不反抗,反而媚眼如丝,一副心甘情愿的舒服表情。
方强的脑袋轰的一响,他跟叶灵拍拖了一年多,只摸过她小手、亲过她嘴而已,「禁区」部分从来被她坚守的严严实实的。想不到今天,她却这样子屈就的任凭另一个男人乱摸。
「放开她!」
方强怒吼着扑了上去,想要将富家少爷的手推开,但却反而被对方一脚绊倒,狼狈的跌了个嘴啃泥。
「走吧阿灵,別理这窝囊废了!」
富家少爷得意洋洋,举步踩过地上的金戒指,搂着叶灵上了车。
马达轰鸣,豪华的奔驰跑车开走了。载着心爱的女人,永远的消失在了视缐中。
方强爬起身,呆呆看着那踩烂的金戒指,心如刀绞,强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号啕大哭了起来。
一只温热的手放了方强的肩膀上,他回头看去,是刚才那位同样被甩的「眼镜男」。
「同是天涯沦落人哪,兄弟!」眼镜男悲伤的道,「一起去喝一杯吧,然后睡一觉,明天一早起来,就能忘记所有这些不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