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邪情公子303304


第303章 浮夸子弟
拿出了宝石,看了一下外边的天气,起来洗了一个澡,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昨天受到的伤害已经完全康复了,虽然没有从神风决上获得什么有效的力量,但是至少让我的速度提高了不少,而且最主要的让我学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可以用天地元气修复自己的身体,这个是巫族最基本的技能,虽然也没有什么,最起码在实战上帮不到我什么,不过下来的时候却很有用,最起码不用担心每次跟人打斗之后要包的像木乃伊一样等待鬼医的救治了。
毕竟每次躺在那里影响形象不说,最主要的是躺在那里一动不能动的是在是很难受,而巫族这个功法无疑给了我天大的好处,最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有了这个比什么都有用。
洗过之后看了看时间我也不打算去学校了,收拾了一下东西走出了自己的别墅,这个时候令狐烟已经去了学校,别墅里空无一人我走了出去,漫步在街头,并没有开车,虽然我这个人不算是隐姓埋名什么平庸的人,但是我也不喜欢太过招摇,尤其是一会要去陈纤纤那里过分的招摇虽然没什么,不过我总觉得不太好,我是那种喜欢隐藏在背后的人,不喜欢那种光明正大的站在外边给人当靶子的感觉,所以我才不会开着我的车子去。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游荡,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傍晚时分,我也晃晃悠悠的来到了陈纤纤家的门口,陈纤纤的家里虽然并不像那些个世家大族一样动不动就是几百亩的庄园,但是也不是很差,整个别墅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看起来富丽堂皇的,这个时侯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门口的位置车水马龙的,好不热闹,一辆辆的高档轿车停靠在了周围的空地之上。
陈纤纤的家属于一个高档小区,这里住的都是一些个有钱人,而陈纤纤家的房子无疑是这里最豪华的几座之一,那些车子停放在门口的位置自然也没有什么。
“对不起先生,请您出示请帖。”这个时候站在门口位置的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汉子挡住了我对这我恭敬的说道,虽然语气恭敬不过从他们的眼神中却可以看得出来一丝鄙夷,毕竟来这里的人都是名流绅士,一个个西装革履的,而且都开着高档轿车,最低的也是一个奔驰。
毕竟对于陈纤纤我自然是要关照的,所以因为我们冰鉴会一些个明暗里的关照陈纤纤的老爸现在也是资产数百亿,成为了SH有名的大富豪之一,他所交际的人群也是逐渐上升,现在来这里的无一不是SH的名流,甚至还有一些个从外地,外国赶来的,毕竟陈纤纤十八岁的生日对于他父亲来说同样是那么的重要,我可是知道她父亲对他的爱有多深的。
看看车水马龙的人群,看看那一辆辆高级轿车,而此刻的我却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看的模样我也知道我是走过来的,再加上一身随意的打扮,虽然好看,不过却都是一些个着名设计师设计的私人货,外边都没有流通的东西,你指望这些个保镖能认识那就奇怪。
所以对于我面前狗眼看人低的两个家伙我就给自动忽略了,站在那里淡淡的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昨天陈纤纤给我的请帖,说实话有些麻烦,我最不喜欢带这些东西了,不过没办法为了不到时候让人给踹出来,我还是带上了,虽然。。我想也没人敢这样做。。
“对不起,先生您请进。”这个时候那守在门口的保安看到了那烫金的请帖之后脸色一变对着我恭敬的说道,虽然不明白我是什么人,不过有一点他是很明白的,那就是这里主人请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能得罪的。
听了这话我没有多说,笑眯眯的点了一下头走了进去,对于他的无礼我也没有计较,跟这种蝼蚁计较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实在是有失身份。
当我走进来的时候周围已经站满了人,其中不少的社会名流,经常在电视上见到的也有那么几位,而他们其中有不少的人身边陪伴的收拾一些个长相美艳的小明星,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那些富豪觉得脸上光彩无限,那些个明星同样也是笑容喜人,一个个看起来好像天作之合一样,其实背地里那点事情是人都知道,无非是金钱与肉体的交易而已。
当我走进来的时候有不少的人已经注意到了我,不少人投来了诧异的目光,因为这样的场合很少有人会不穿正装,而像我穿的这么随意的,所以不少人开始好奇的看向我,当然其中夹杂了不少鄙夷的眼神,大概是想我这样的人有失身份吧,毕竟这些个人一向都是自视甚高的。
说实话这些人都一个个的把眼睛长到头顶了,不过其实他们的身份还很一般,说句实在的话他们还真不够看,真正的豪门大户是不会来这里跟他们扯什么的,他们还没到那个档次能够进入华夏最顶尖的圈子,最多他们只是一群暴发户而已。。他们这样的人自然没有人认识我。
“天邪你来了!”陈纤纤这个时候早就穿着一身火红的晚礼服站在那里,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看到我之后立刻跑了过来,激动的对着我说道,顿时引起了周围一帮人小声的议论,好像是在猜测我跟陈纤纤的关系一样。
懒得理会那帮无聊的人,对这陈纤纤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忽然陈子豪的声音传了过来,对这陈纤纤叫道:“纤纤,你过来一下。”
说话就把陈纤纤叫了过去,不知道陈子豪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我可以明确的感觉到这个家伙看到了我,但是这个时候却不跟我打招唿,还把陈纤纤叫了过去,显然是不给我面子,这让我有些生气了,如果不是我暗中照顾她,他有今时今日现在他竟然这样做,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让我十分不爽,我的内心有种被出卖了的感觉,顿时怒火滔天,不过我还是压制了下来,因为这个时候还不是发作的时候,如果我连这点耐性和自制力都没有的话,我也不配做冰鉴会的老大了,我倒要看看今天陈子豪是唱的什么戏。
“天邪。。你别生气,这次陈叔叔一直都很支持纤纤和你的,我想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不然也不会这样的,你再看看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晨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一袭黑色的晚礼服拿着一个酒杯站在我的旁边,作为陈纤纤最好的朋友他当然也是在被邀请的行列当中。
听了这话我的怒火也就被我压制了下来,对于陈子豪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两年前的他深深的感动了我一把,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暗中帮助他,而且看得出来陈子豪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更加不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人,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果然陈纤纤这个时候被叫了过去,和一帮人站在了一起,其中最主要的是一个年轻人,看模样大概二十七八岁上下,容貌俊美,风度翩翩,穿着一袭白色的晚礼服,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杯红酒,正在那里谈笑风生的对这一帮人说话,而陈纤纤也被陈子豪拉了过去,这个时候站在那里,那些人说起了话,这个人我也没有见过,不过看周围那帮商界精英们一个个巴结的模样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家伙身份并不简单。
只是不知道这个家伙具体是干什么的,不过可以看的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好鸟,光看他那淫亵的目光从陈纤纤身上不停的扫过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了,最起码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而陈纤纤虽然不愿意不过被自己的父亲硬拉着也没有办法反抗,所以只能无奈的站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那个年轻人说话,不过那个年轻人对此好像乐此不疲一直说个不停旁边的一帮老头子大胖子则站在那里一直赔笑,虽然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不过看他们的模样除了陪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只是不知道这个青年是什么人让这帮老不死的这么害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不一会陈子豪留下来陈纤纤独自一个人走了过来,从我的身边走过,进过我的身边的时候顿了顿身子,对着我轻声说道:“天邪啊,今天你一定要克制,那个人不能招惹,等过了今天我会处理这件事情的。”
简短的几句话说完之后陈子豪就匆匆忙饿离开了这里,向另外一边走去和一个来宾亲切的打招唿,虽然不知道陈子豪的意思,不过我的心情却好了很多,可以肯定的是对方的身份或者是势力让陈子豪感到害怕,所以他为了保护陈纤纤保护我才不得不这样做,不过可惜的是有一件事情陈子豪没有想到的。。。那就是我的身份。。
虽然我也很好奇,不过现在宾客都没有到齐,陈纤纤的生日还没有进行,这个时候我可不想去捣乱,大好的十八岁的生日可是成人礼,一辈子就一次,我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捣乱的,当然等切过蛋糕就不一定了。
“周晨那个小子是什么人”站在那里我笑眯眯的拿起一杯酒,然后抿了一小口之后对着看着那边那个谈笑风生的小子对这面前的周晨问道,如果说是两年前有人说喜欢陈纤纤,只要他是真心的我会毫不犹豫的促成,但是现在不一样,两年的时间让我对陈纤纤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虽然事情还没有挑明,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值得肯定,那就是。。谁要把陈纤纤从我的身边夺走,那么我一定让他不得好死。。
两年的时间深厚的感情已经让我把陈纤纤万千当作了自己的私人物品,自己的禁脔,任何人都别想跟我抢陈纤纤不然的话我让他生不如死。
“那个人啊,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叫蒋万民宝丽集团的少东家,而且他的爷爷好像是中央的一位大人物我也听我父亲说起的,你看他周围的那些人都是巴结他的人,想要攀上这棵大树,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要知道像这样层次的聚会他好像还看不上眼,刚才我父亲还在说呢,不过听我父亲的意思他好像是冲着纤纤来的,这个家伙是一个花花公子,仗着家里的权势钱财坐了不知道多少坏事,不过一直都在龙京生活,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来这里。。他好像是龙京那帮太子党其中的人员。。”周晨听了我的话之后皱着眉头对着我说道,显然对于这个蒋万民没有什么好感,不过这些我想也不是她的见解,毕竟周晨是什么人我再清楚不过了标准的一个神经大条,这样的事情她是不会去关心的,我想大多应该是从她父亲那里知道的。
宝丽集团是华夏的一个老牌企业了,华夏十大集团之一,主要经营的是食品行业和保险行业,在这两个行业绝对是国内的龙头老大,实力雄厚,资产过千亿,而它的后来是一位中央的实权派,至于是谁我也没去关心过,不过想来就是那个蒋万民的爷爷了。
至于说龙京太子党不过是一些高官子弟相互利益结合而产生的东西,这些家伙在我看来不过是承受家族蒙阴的废物而已,利用家里的关系结合成同盟,然后互相帮助,开始扩展自己的势力为以后打下基础,不过这些人都是属于中立派的,毕竟三大世家的人一出生便已经被定下来一生效命世家是不会跟他们有什么牵扯的,虽然他们在别人的眼中或许高不可攀,但是在我的眼中确是一帮废物,三大世家的继承人谁都不会把他们放在眼中,别说是他们就是他们的老子,想要动的话,我们也可以轻易的拿下。。
听了周晨的话我点了点头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既然摸清了对方的底细那也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了,蒋万民既然敢把主意打到陈纤纤的身上。。我自然不会对他客气。。
“恩,好了我知道了。”我对周晨淡淡的回答道。
周晨听了我的话顿时脸色一变拉着我轻声说道:“天邪,你想干什么这次你可不要乱来,这样的人不能得罪的。。。”
“放心好了,我自然有分寸,走我们出去聊聊天。”听了这话我嘴角露出了意思冷笑看了一眼蒋万民之后就对这面前的周晨说道,说完拉着周晨离开了这里,这个时候是自由的时间,也没有人去管什么大家都在那里闲逛聊天,宴会也没有开始,自然不需要管那么多。
“林子,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我和周晨一起散步的在陈纤纤家别墅的后花园,这里没有什么人,所有的人都在前面所以这里显得很安静,于是我们就选择了这里,可是当我们没做一会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阴冷虚弱的声音在那里对这别人说道。
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讨厌的蒋万民,这个时候蒋万民,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对着自己面前一个身高大概在一米六多的矮小青年说道。
“少爷,那个老家伙不同意。”这个时侯那个矮小青年听了蒋万民的话脑袋一缩对着蒋万民有些恐惧的说道。
“什么那老家伙竟然敢拒绝我,他是怎么说的”这个时候蒋万民本来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怒火,读者面前的矮小青年气唿唿的说道,看得出来他现在是当然的不满。
“少爷,那老家伙说,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他尊重他女儿的决定,如果您真的喜欢陈纤纤的话,那么就自己去追求她,他不会反对,也不会阻止,甚至可以帮你忙,不过他不会强迫自己的女儿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请您原谅。。。”那个矮小青年林子对着面前的蒋万民低声说道。
看到蒋万民眼中闪过一丝冰冷之后这个矮小青年立刻拍马屁说道:“其实少年,以您的身份,想要追一个女人实在是太简单了,不过您让陈子豪那个老家伙把女儿现出来他竟然不干,实在是不识抬举,您看我们要不要给他点教训或者干脆让他的公司从华夏消失,让那个老家伙倾家荡产,然后把陈纤纤给您抓过来”
“哼,不用了,本少爷自己去追,到时候到手了,等我玩够了上给你玩玩,那小妞说实话还真漂亮,看的少爷我眼馋啊,至于陈子豪那个老家伙现在暂时不要对付他,等以后再给他教训,现在正在换届选举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动作的话,难免会影响到家里头,老爷子要知道了你我都没好果子吃,还不如等等的好,反正到时候再给陈子豪教训也不晚。”蒋万民听了这话淡淡的说道,语气中露出一丝阴冷。
至于他说的话什么意思我也明白,换届选举,就是主席和政府官员的重新选举,毕竟任何地方都有党派斗争的,虽然对于换届选举我们三大世家从来不做手脚也不去参与其中,但是中立派的人斗争那也是相当厉害的,毕竟他们而是有派系的,而这个时候他们会抓住敌人的错误打击到死,自然而然的时候蒋万民这个时侯也不敢乱来,不然的话影响是很严重的。
第304章 姜还是老的辣
“是,少爷,小的这就去给您安排一切,打听那丫头的喜好,您就放心吧,以少爷您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还不马到成功我估计那丫头现在就已经看上您了。”那矮小男子听了自己主子的话之后立刻像一只哈巴狗一样,站在那里缩着脑袋一脸恭维的笑道。
“好了,这个还用你说本少爷想要追的女人还能有不到手的赶快给少爷我把事情办好了,我重重有赏。”蒋万民这个时候站在那里对着面前的矮小男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不过虽然实在骂人,但是却也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那丝骄傲。
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家伙还真是够自大的可以了,虽然长相不错,家师更好,可是这样并不是说他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的,这个家伙显然是一个目空一切诶的自大狂,在那个矮小男子应声离开之后,蒋万民也拿着酒杯离开了这里,向中央位置的别墅里走去。
“这个家伙真无耻。”我还没有说话站在我旁边的周晨就气唿唿的对这我说道,周晨就是这样嫉恶如仇,这个时候我们两个恰巧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周晨自然是愤愤不平,更何况周晨和陈纤纤还是好友,自然更加的气氛。
不过气氛过后周晨又有些紧张起来了,不可否认周晨有些神经大条,但是周晨绝对不是傻瓜,这个时候周晨紧张的看着我对这我有些焦急的说道:“天邪,你说今天这件事情怎么办好啊,那个家伙对纤纤图谋不轨,而且他好像有很大势力的样子还要对付陈伯伯,我们怎么办啊”
说话眼中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对这我说道。
“怎么办哼哼,放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好了,他想东纤纤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听了周晨的话我眉毛一扬不屑的冷哼说道。
说实话,这个家伙我还真没放在心上。
“你。。天邪。你不会乱来吧!”听了我的话周晨愣愣的看着我,半响之后对着我有些担忧的说道,不过她这个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些年来我一直表现的像一个普通人,除了打架和打球厉害一些外,别的也没有什么,至于我的家事无论是周晨还是陈纤纤都认为我家里像我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工人阶级,而我现在竟然说要对付宝丽集团的少东,中央高管的孙子,这样的行为无疑让周晨有些担忧,生怕我搞出什么乱子,不但人没有就到,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我自有分寸。”微微一笑我拉着周晨一起走了进去,虽然周晨的眼中还是带着怀疑的神色,不过这个时候却也没有多说了。
当我们走进别墅大厅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宾客满朋了,站在那里的无一不是有权有势的主,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带着美丽的女伴站在那里,看他们的模样脸上带着微笑,一副绅士的模样,一个个三五成群凑在那里开心的聊天,有的则一帮女人凑在一起,一会欢声笑语的传来一看就知道是在聊什么八卦新闻。
而我在这个时候一身随意的休闲装站在那里无疑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瞬间所有的人停止了自己手中的动作,站在那里看着我,好像在看什么来自火星的怪物一样,毕竟我这个模样实在有些独特立行,让周围的人看不习惯也是正常的,毕竟在宴会上穿休闲装的人还真不多,特别是我一副散漫的样子,哪像是什么成功认识,反而有些像街头流氓,自然出现在这里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接着就一帮人开始小声的讨论了起来,背地里对我指指点点的,不过楞归楞说归说,但是真正的敢站出来说我的却一个没有,不是他们不敢,而是他们不愿意得罪陈纤纤的父亲,毕竟都是商场上打滚的,一个个精明的很,既然我被请来,那就一定是陈纤纤或者陈子豪的朋友,他们可以得罪我,但是却不愿意得罪陈子豪,所以虽然有些诧异有些惊奇甚至有些不满,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做这个出头鸟来指责我。
不过咱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这身装束确实有点。。。不合时宜,不过我不喜欢穿西服,好好的一个人西装革履的,看起来有些不爽,而我又是那种不愿意迎合别人的人,自然而然的就穿成了这样来到了这里,所以这个时侯我也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拿了一杯红酒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周围的一切,而周晨这个时侯也坐在了我的身边有些担忧的看着我,生怕我这个时候出去做出什么事情来。
“各位。。各位。。请静一静。。”忽然之间音乐停止了,一个司仪模样的人跑上了旋转楼梯,站在了楼梯的中央位置对这下边的一帮社会名流们大声说道。
陈纤纤家的房子很是宽敞,内部装饰富丽堂皇,除了宽大的足够容纳一两百人的场地之外,最吸引我的就是那个金色的旋转楼梯,楼梯处于大厅的中央,犹如盘旋的巨龙,从地面蜿蜒而上,直接打通了一楼到三楼的楼梯,而这个时候那个司仪就站在那里。
无疑这些人无论是真绅士还是假绅士,这个时候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这个时候说话的要么是傻瓜,要么就是来找麻烦的,自然而然的这两种人暂时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那司仪将周围的声音平静了下来之后,陈子豪也站在了那里,拿着酒杯,带着美丽的陈纤纤,对这周围的人们说道:“各位,欢迎今天各位的到来,今天是我女儿陈纤纤的十八岁生日,过了今天她就成年了,今天请各位来自然是给小女庆祝生日,同时。。。我还有一件大事需要宣布,让各位社会名流前来也是想请各位做一个见证。”
听了这话之后周围所有的人顿时疑惑起来,不少的人站在那里看着前面的陈子豪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情要宣布,显然这件事情在此之前他们根本连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所有不少的人聚精会神的看着陈子豪看看他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天邪,你过来!”一百多双眼睛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陈子豪,而陈子豪却对着角落里的我叫道。
虽然不明白陈子豪到底要搞什么鬼,但是这个时候我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不管陈子豪要做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是不可能驳他的面子的,而且我相信陈子豪肯定不是有什么阴谋,就算有,我会害怕吗
不过我再度在众人的面前亮相,所有的人都开始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我,其中已经有人在那里小声的讨论了起来,好像在琢磨什么一样。
当我到了旋转楼梯的位置,看了一眼脸色微红的陈纤纤之后,对这面前的陈子豪点了点头,陈子豪同样对着我点了一下头,然后拉着我,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后就转过头来对这众人说道:“我要说的大事就是,今天晚上我正式宣布我的女儿,和她的男朋友李天邪先生订婚,以后天邪将接管我手中所有的产业,成为我陈家的继承人,今天叫大家过来就是为了让大家有一个见证。。!”
经过了一阵吃惊的议论之后“哗啦啦”的一阵掌声接踵而来,陈家的产业怎么说也有三五百亿的模样,虽然不是华夏最富有的人,但是怎么说也能够占到华夏富豪榜前五十吧,这样庞大的产业说转就转,让众人以为陈子豪傻掉的同时,不少人也开始关注起我,当然这样的事情掌声是不能少的,毕竟我作为以后陈家的新掌舵人,他们自然要给我一点面子,不管我是不是那种宴会上穿着休闲装的小流氓,他们都要给,不给我面子也要给钱面子,不为比的因为我有钱。
他们想的是这些,可是我想的和他们的就有所不同了,这个时候我只是在心中感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估计连蒋万民做梦都没有想到陈子豪在这里玩这么一手。
要知道这里的人虽然都不是华夏顶级圈子的一份子,但是怎么说也是一方富豪地方实权派,不说别的光是SH的领导就有那么好几个,这些人可都不是属于他们派系的人,这点蒋万民比谁都清楚,一旦自己有什么错的话,绝对会被人给抓住小辫子然后可就麻烦了。
陈子豪这么做无疑是让所有人都证明我跟陈纤纤的关系,这个时候蒋万民就是想对陈纤纤动手也要考虑三分了,他拉的下这个脸可是他老子却丢不起这个人,所以陈子豪这么一手无疑算是让蒋万民无话可说,当然某种意义上陈子豪可以说是把我置于险地,不过这个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能够理解他。
毕竟陈子豪身为一个父亲,首先要保护的就是自己的女儿,而而且他这样做我是有些危险,但是最不好过的恐怕不是我,而是他,他一个无权无势的商人都不怕,我能怕什么除了为陈子豪的父爱感动以外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这个时候眼尖的我也看到了,这个时侯角落里本来一脸笑容的蒋万民脸色变得铁青,一句话饿说不来,只是用狠毒的目光看着陈子豪和我,看来这位是已经将我和陈子豪很了起来,而且是狠到骨子里了。
“呵呵,总做周知今天是陈纤纤小姐的生日,今天的主角自然是陈纤纤小姐,现在。。。请关灯!!!”司仪可不管那么多,这个时候一脸笑容的走了上来,然后对这众人说道。
一声令下周围的灯光立刻熄灭了,周围变得一片黑蒙蒙的什么都看不见,不过片刻之后一处亮光从门口的位置传来,一团的火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不。。或许应该说是一堆的蛋糕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一个九层的大蛋糕由三个人推着放在小车之上推到了我们的面前。
生日的歌声在这个时候在人群里响起,不少的人已经开始唱歌起来,当然主要的都来自女声,那些男人的声音。。实在是不敢恭维。
生日的歌声,短暂的祝福过后,陈纤纤站在那里一脸笑容的闭上了眼睛,闭眼之前还看了我一下开始许愿,然后对这蜡烛一阵勐吹,其实说是一团火焰,不过是一根蜡烛而已,这个时候陈纤纤稍微一用力,火焰就跟着熄灭了,经过了一阵欢唿之后周围开始明亮起来,仿佛如黑夜到白昼一般,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接下来自然是不少的人送上了生日的礼物,不过这些都是大包好的,也不知道里边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们这些人也不会送出太寒酸的东西,毕竟这些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自然不会在这些东西上小气不然的话传出去丢人的可是他们。
看着一堆堆的礼物,陈纤纤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喜悦,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我,想来还是为刚才陈子豪所宣布的事情而高兴吧,其实对于陈纤纤的心情我是非常能够理解的,毕竟陈纤纤喜欢我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已经这么多年了,要说没有感觉那是假的,只是开始的时候觉得有些唐突而已,不过陈子豪这个时候这样的安排我也没有什么不愿意的,想来陈子豪也只是对陈纤纤说了我们订婚的事情,至于蒋万民的事情估计一个字都没有多说,不然的话以我对陈纤纤的了解,现在的她绝对不会有心情在这里吹生日蜡烛,早就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
“呵呵,纤纤小姐,这次我特地让人准备了一颗蓝宝石,是欧洲设计大师罗波最新设计的,价值一千万美元,我本人对于纤纤小姐是非常的仰慕的,这件珠宝我是特地为您选的,您看还合适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蒋万民这个家伙已经换上了一脸的微笑走了过来,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对这面前的陈纤纤说道,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钻石项链,这个我也见过,是在皇室珠宝行里,就是我看不上眼的哪几种货色其中一个。
“对不起,蒋先生,这个礼物太过贵重了我不能收,请您收回吧。”这个时候陈纤纤脸色微红的对这蒋万民说道,对于那件珠宝根本连看都没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