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妖魔鬼怪大联盟——怪异世界第四章:赎罪的唐柔1


第一节:美人恩重缓缓抚摸着带来命运转机的相机,王启的脸色颇为怪异,极其复杂。
这几日来,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对着宁妃雅输入指令,哪怕是宁妃雅现在已经对他千依百顺。
以血为字,并不是什么舒服的好体验,尤其每次输入指令后犹如被吸收了什么一般,挥之不去的疲累感更让他心烦。
但他不敢停,无数次午夜梦回……都好像有无数阴森的声音在梦中告诉他,只要他停止……就会失去一切。
如此的真实,如此的恐怖……王启不自觉又想起得到这部相机前,所看到要支付的代价。
那是自己的……灵魂。
「一无所有的人生,就算拥有灵魂又怎么样呢。」
喃喃自语着,一次又一次坚定自己的信心……他想起那如天仙化人一般的谪仙少女,为了不失去,为了拥有,他愿意付出一切……哪怕这条道路的尽头是地狱也一样。
思绪杂乱,理不出个头,王启有些茫然的朝窗外望去,顿时一惊,已经日上三竿了。
王启陡然从床上弹起来,快步跑到镜子面前,整了整身上穿着的西装,这是自己所拥有的最好的一件衣服了。
原本只在夜里,或者龙傲天不再时才和他幽会的宁妃雅,今天早上突然打电话来,约他中午出来再大庭广众下见面,王启惊讶万分,但反复追问下却只得到宁妃雅一句保密的撒娇。
不知为何又有些忐忑的王启忙找出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后才发现时间尚早,无聊之后便去把玩那部相机,思绪纷呈之下一下差点过了时间,让王启一阵慌忙。
快步走出门外,朝约定的地点走去,幸好的是,离王启住的地方颇近,不用愁用什么交通工具前往。
到了地方,周遭人的视线让王启获得了久违的尴尬,衣服是好衣服,哪怕是再这个名门贵族满地走,千金公子不如狗,百亿富豪才能抖一抖的清茗学院,也算是可以让人不加以鄙视的衣服了。
但奈何穿的人本身实在是素质欠佳,虽然练武多日,加上宁妃雅细心到无微不至的呵护,让王启脸上少了三分猥琐自卑,但那弯腰驼背,半头白发,皱纹横生,体生恶臭,一身西服还挎着个半旧背包,看起来比乡下土农更土,简直就像一只大马猴穿上西装一般,不伦不类至极。
就在王启尴尬万分的时候,一辆奢华与典雅同存的法拉利跑车缓缓停在他身前,车门打开,一双踩着珍珠凉鞋的白嫩玉足踏出车门,随后优雅动人的倩影带着一阵香风出现。
「启儿,怎么……等久了吗。」
「没……没有。」
周遭的行人立刻呆滞起来,不由自主的抽了一口气,王启的语气有些呆滞,宁妃雅此时一袭优雅的黑白色紧身连衣裙,完美的酮体曲线毕露,让周遭行人不住行注目礼,一顶顶有白羽与珠玉共存的太阳帽,硕大的茶色墨镜,平日不着饰品,今日带着如水滴般的耳环,晶钻项链,黑玉手镯,这一切不仅没有破坏宁妃雅那完美动人的仙子气质,反而增添了三分优雅,华贵,冷艳的气质,看起来是如此的高不可攀。
配上那全球限量的豪车,香居美人,亲热称唿,顿时让周遭人射出大量嫉妒的视线,连已经拥有这名仙子多日的王启,也不禁被此时的宁妃雅所震慑。
「上车吧。」
略微清冷而优雅的嗓音,惊醒了王启,呆呆而手忙脚乱的钻进这别说买,连看一眼都是福气的豪车中。
一坐下,奢华的真皮沙发让王启不自禁的上下颠动下屁股,好感受着柔软奢华中蕴含的魅力,顿时土包子内涵一览无遗,剪刀门缓缓落下,宁妃雅坐在驾驶座上,没有对王启的失态说什么,反而后座中传来一阵嬉笑声。
王启顿时老脸发烧,土贯了,一时忘神下居然露出了陶醉的摸样,但听见嗤笑声,王启红着脸扭头看去,一看之下,红着的脸顿时露出异样之色。
「唔……不好意思啊,我不是笑你……只是你那舒服的样子……很像我一个朋友……真的,以前深山里有一只老猴子,陪我很多年了,是我的好朋友,可惜……后来他死了。」
有些不好意思,但话语中又有些自来熟的意味,但却不令人反感,因为只要听那语气,都可以听得出那毫不掩饰的赤子之心,如邻家小妹一般,无论她说什么,都很难怪罪她。
让王启脸色怪异的,正是唐柔,此时她穿着一身朴素的白色连衣裙,王启看得熟眼,正是宁妃雅曾经穿过的。
面对这个被他迷奸多次的清纯小美人,骤然见到她清醒着,王启作为加害者反而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虽然对于唐柔的娇小却丰腴的身子,他可能比唐柔自己更清楚,甚至深深的玩弄过,再那白嫩美体上的每一寸都留下了自己浑浊的精液作为印记,但听着那柔柔怯怯,清纯如一汪清泉的嗓音,和那一闪一闪,丝毫不加以防备的水汪大眼,王启还是本能的升起一股自卑与不知所措。
「唔……你好啊,你是妃雅姐姐的朋友是吧,很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是再嘲笑你……我也是刚从深山里出来的,所以我也闹出过很多笑话呢,真的对不起了,我叫唐柔,你呢。」
看到王启脸色的异样,以为是自己说错话了,唐柔慌乱的道歉解释着,顺便把自己的老底给兜了出来,王启只能苦笑着,他总不能告诉唐柔,自己是因为每天迷奸虐玩她,陡然看见受害者所以有些不知所措吧。
「额……没事,真的,只是突然看见你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我有些不习惯而已……我……我是妃……宁妃雅的朋友,我叫王启。」
「真的吗,我一点都不漂亮啦,妃雅姐姐才是真的漂亮呢。」
对着唐柔那一闪一闪的清纯大眼,王启反而有些无语的感觉,这个时候宁妃雅依旧一脸冷艳,不置言辞,似又再回复到往日那个谪仙子完美却无法轻易接近的气质,如此摸样,反让已经适应了这几日宁妃雅热情妖艳摸样的王启极度不适。
「妃……妃雅小姐,我们……是要去哪里啊。」
宁妃雅如此冷艳优雅,王启内心陡然升起一股疏离感,话到口边也变得有些生疏了,但随后,王启内心充满着懊恼,对自己的莫名的猥琐不自信感到极度的失望,但最后,王启只能再内心中呢喃着,这都是为了再清醒着的唐柔面前掩饰他们两人的关系,只能希望宁妃雅能理解了。
听见这话,宁妃雅减低车速,回首看向王启,眼眸被硕大的茶色墨镜所遮盖,无法看到所思所想,却听见宁妃雅微有些不愉的声音:「直接喊我的名字,叫我妃雅。」
「妃……妃雅。」
面对宁妃雅陡然而来的郑重,王启看着唐柔一闪一闪,好奇无比的双眼,露出一阵苦笑,但内心中又似回到那日让他毕生难忘的演武,再次感受到宁妃雅让他直称其名时的感动。
「别在意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宁妃雅意有所指的说道,再度减慢车速,却松开了按住变速拨档的手,伸到王启那里,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缓缓的抚摸紧握着,带着无法言喻的温柔。
「唔哦……」
唐柔看见这一幕,不由得发出惊讶的声音,似乎对身为龙傲天未婚妻,如此完美清冷优雅的仙子,却会如此温柔的对待其他男人产生了莫大的好奇,但限于心底对于宁妃雅的信任,又或者是基于自身的单纯,一时间没有朝坏处想,只是眼珠子咕噜咕噜转着,连猪都可以看得出唐柔此刻那满溢的好奇心。
王启内心一热,他自然知道,这是宁妃雅为了坚定他的自信心,不让无谓的自卑和猥琐再度浮上来,但看着宁妃雅宁愿再唐柔面前暴露两人的关系,也不愿他失去自信,内心其实感动二字所能言语的。
唯一能回应的,只能是坚决,温柔的牵起宁妃雅的小手,缓缓的抚摸着,揉捏着,将宁妃雅柔软手掌的温度,深深的映入内心中。
「柔儿来了这里也很多天了,今天出门,是为了帮她买些衣物,这方面,你的意见是很重要的呢,毕竟,你不是很熟悉吗。」
感受着王启的回应,宁妃雅此刻冷艳万分的嘴角,勾起一丝冰雪融化的温暖微笑,缓缓解释着,但话里里却透着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淫靡意味。
「还有……柔儿,你很好奇吗」
「嗯……妃雅姐姐,你和王启叔叔什么关系啊,看起来好亲热啊。」
「为了让你长些阅历,所以我不告诉你,你自己猜一下吧,算是我布置的考题吧。」
「唔哦……我会加油的了。」
唐柔被如此煳弄,好奇心止不住却不住的点着小脑袋,一副我会努力的摸样,让两人相视莞尔一笑。
车依旧开着,唐柔先前还兴致勃勃观察着依旧手拖着手的两人,但随着车外风景不住变幻,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的唐柔,注意力不由自主的飞到了车窗外。
宁妃雅微微扫过后视镜,看到原本坐在后座中间的唐柔此刻已经做到最右边,紧贴着车窗饶有兴致的看着车外风景,微微露出了一个有些妖艳的笑容,柔荑一挣,脱开了王启的手心,然后再王启惊讶的眼神中,伸到他的胯下,隔着西装裤缓缓抚摸起那熟悉的突起部位。
「嘶嘶。」
王启陡然吸了一口冷气,有些紧张的扫过后视镜,也看到唐柔此刻没有关注两人,但饶是如此,王启内心还是被无尽的刺激感所充斥。
裤链缓缓被解开,那温软的柔荑,就这样伸进了他的裤裆中,熟练的拨开内裤,时轻时重,但却暧昧非常的套弄着。
王启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朝宁妃雅看去,虽然宁妃雅依旧专注的目视前方开着车,如仙女一般的完美玉容被硕大墨镜遮盖了一大半,但从那微微勾起的妖艳笑容来看,此刻墨镜后面的玉容,想必是一副风情万种,妩媚无比的摸样,勾得王启心痒痒的,恨不得摘下那碍事的墨镜,仔细看清楚此刻宁妃雅那诱惑的摸样。
唐柔每一次回眸前望,都会让王启提心吊胆,生怕她发现什么,但也许是宁妃雅的动作太温柔的关系,唐柔始终还是一无所觉,只以为两人依旧手牵着手而已,浑然没有察觉到身为龙傲天最深爱的未婚妻,也是她以后进门以后必须尊敬的大姐,居然如此光明正大再她不远处做出这样淫秽,背叛龙傲天的事情。
豪车不住前驶,路上行人看见这部豪车,也总是投去一个羡慕的眼光,当看到车居然是由这么一个美丽女子驾驶时,也忍不住流出惊艳的目光,但无论是谁,都轻而易举的无视了坐在旁边的王启,也不会有人想得到,这个让人惊艳的绝色女子,居然一边开车,一边帮旁边这个又老又丑的老头打手枪。
当车驶进了主打高档服装的商业街的时候,王启明白终点要到了,与此同时,那套弄着肉棒的柔荑也陡然加快速度起来。
当车缓缓停再一栋异常奢华的购物大厦门前时,王启内心积累的快感去到了一个巅峰,胯下肉棒剧烈的喷发着。
宁妃雅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滑腻灼热,露出让人惊艳的暧昧笑容,并没有嫌弃,反而更加快速的套弄起来,让肉棒里的每一点精液完全被挤压出来。
「柔儿,拿点纸巾给我。」
兴致勃勃看着车外景象的唐柔,听见宁妃雅的话后,没有多想,抽出两张纸递给了宁妃雅,却见宁妃雅优雅的接过,然后缓缓擦拭柔荑上沾满的乳白液体。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栗子花香,唐柔竟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却说不出这味道哪里熟悉,看着宁妃雅以如此优雅端庄,自然大方的姿势擦拭着手中的液体,也没怎么在意,只以为她打翻了什么饮料,绝不会想到,那冰清玉洁的仙子大姐,居然当着她的面擦拭着刚从男人肉棒里榨出来的精液。
「启儿,内裤湿了很难受吧,这是对你的惩罚,谁叫你居然叫我妃雅小姐呢。」
一到站,唐柔已经迫不及待的下车了,而宁妃雅熄火拔钥匙的时候,对着王启有些调皮得说道,王启感受着内裤湿漉漉的难受感觉,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点头苦笑应是。
相继下车后,早有数名衣着端庄的工作人员小跑过来,一名看起来好像是经理人摸样的中年女子以敬畏有加的语气说道:「宁小姐,应你的要求,现在已经完全清场完毕,您可以放心购物,绝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打搅您的雅兴。」
「嗯,做得好,监控器也关掉了吧。」
「是的,绝不会有任何人,任何机器看到您购物的情况……绝对。」
「好,走吧。」
言罢,宁妃雅不再说话,只是朝着中年女子点了个头,示意自己的满意,让中年女子露出一阵由衷的高兴,然后就优雅的举步前行。
唐柔没察觉什么,只是有些步履艰难的紧跟再宁妃雅身后,而王启,却有些呆滞的看着原本应该是人流川涌不息,超繁华购物圈的购物中心,此刻方圆数百米只有他们几人,远远望去,早有穿着安保服饰的工作人员再几百米开外拉起了围栏,王启抬起头,龙宁购物中心六个字是如此耀眼。
进了商场,柜台店面依旧摆放着货物,但工作人员却悄然无踪,足有五十楼之高的大型综合奢华购物中心,竟只有他们三人的回音。
「妃雅,这是」
「这里是傲天早些年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今天要出来陪柔儿买些衣服,所以我提前打电话过来清场,怕人多吵杂。」
「那工作人员导购呢」
「不需要,随意看,随意玩,看上的,随意做个标示……自会有人来清点结账送货上门的了。」
「随意……拿全部都是」
「是的,启儿,你也随意挑,本来今天就也想着陪你买些东西的。」
王启实在忍不住好奇,就询问了一下,竟得到如此目瞪口呆的回答,远目眺望过去,光是大厅一楼,柜台店铺少说也三四十家,更别说这只是一楼,上面还有四十九层楼了。
「哇啊,妃雅姐姐,这是什么啊,好漂亮的瓶子啊。」
「这是香水。」
「我闻闻……啊……哈秋……哎呀,摔坏了。」
「不碍事,不用理会,这样的话就算买下来了。」
王启看着一脸云淡风气摸样的宁妃雅,又再看看地上那标价十数万,但已裂成八瓣,香气四溢的香水,突然觉得有钱人的世界离自己太遥远了。
唐柔如同进了游乐园一般,左逛逛,又看看,玩的不亦乐乎,但那跑动的步伐,却有些异样的不协调。
王启陡然反应过来,昨天夜里,他才把这个清纯小美人的后庭给迷奸开苞了,这才导致了唐柔此刻有些异样的步履……但只是,如此粗暴淫虐的玩弄,过了几小时就回复健康了
唐柔一路在前领跑,不知不觉后面已经变成宁妃雅和王启并肩行走的摸样,又或者说是王启顾着发呆,而宁妃雅刻意减缓步伐跟在王启身边,似看出他的疑惑,宁妃雅低声笑语道:「怎么,很惊讶吗,今天早上傲天还没来的时候,我可是帮柔儿那里厚厚的涂了一层药呢,以天材地宝炼制而成的止血回生药,用在这方面已经算是见效缓慢的了……还是说,其实你是想看见柔儿今天被你奸得连走都走不动的摸样来增添自己的成就感呢。」
言罢,宁妃雅极其亲昵的挽起王启的手臂,两人如同情侣一般的走着。
对于宁妃雅的细腻敏感,王启自是不讶异,但他此刻的全部心神,都被宁妃雅的亲昵行为,还有那手臂上隐隐感到的丰腴弹嫩触感所吸引住了,好半响没有回话。
而此时,看见两人如此亲昵暧昧,唐柔眼中的好奇之色愈发古怪,她是单纯,却不傻,反而因为那无暇的赤子之心,能感觉到很多敏感的东西,看着此时两人近乎情侣一般的举动,还有徘回再两人间的暧昧情调,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不敢确认,偶尔用自认为隐蔽,却众人皆知的探究眼神扫视着两人,摸样有着令人发噱的可爱感。
王启再唐柔一再扫视的目光中变得有些不自在,不由得紧张起来,但此时,宁妃雅继续低声的说道:「启儿,你不是想要为师做你的女人吗,但你的觉悟就只有这么一点吗,当然柔儿的面你都放不开,如果换做傲天在你面前,你是不是看到为师扭头就走啊,真是让为师为难啊。」
「当然不是,你只属于我的。」
被宁妃雅的话语一激,王启斩金截铁的回应着,然后昂首挺胸,手挽着宁妃雅,做大无畏状,但那眉目间的忐忑已经深深的将他所出卖了,听完宁妃雅的话,虽然被激起一腔勇气,但总是不自觉的想起,万一唐柔回去后把两人的事跟龙傲天一说,那玩笑就开大了,宁妃雅的后果尚不可得知,自己的下场,估计就是直奔哪个海洋的海底安家去了。
「所以呢,为了为师,也为了你自己,今天……你必须想办法把柔儿彻底解决了,让她不要乱说话,这个……就算是为师的考验吧,考验你再这些时日来,以为师作为磨刀石反复磨砺的日子里,是否有充足的长进和成长呢,身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区区难题,何足道哉……是吧启儿。」
王启的脸蓦然皱成苦瓜脸,解决……他拿啥解决,才能让她对此时自己和宁妃雅两人的亲昵举止保密呢,但宁妃雅此时异样认真的语气,让他很多话都说不出口了……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令这个心目中的女神失望,哪怕是一点点,只要是她所希望的,他都愿意去做……这个觉悟,是如此的千真万确。
「还有,手段随意,哪怕你决定杀人灭口,为师也愿意帮你一起埋尸,当然……事发后,阴曹地府一起去吧,如果启儿你手段了得,硬是把柔儿弄得移情别恋,为师也乐观其成,帮你金屋藏娇,嘻嘻。」
很难说玩笑还是认真的话,但就是如此,王启却认真了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宁妃雅,脑海中急速转动着。
莫名而来的考验,主题和内容都是如此的荒诞,近乎玩笑一般,但王启却有着一股奇异的直觉,那就是宁妃雅此刻完全是认真的,而且是相当重视,虽然不知道起因为何,也不知道考验失败后会如何,王启完全没去想过这些,这个时候,他的脑海完全没有失败这个概念,有的,只有反复推测应该如何去做。
看见洋溢着斗志的老脸,宁妃雅第一次笑的如此高兴,不是清冷也并非妖娆,而只是单纯的高兴和期待。
然后,半边身子几乎慵懒无力的挂靠在王启身上,看着唐柔眼中意味愈发古怪,王启内心不由得暗暗叫苦,宁妃雅此时居然还为他增加难度来着,刚才还在使劲思索用什么理由来把这个清纯小美人煳弄过去,但现在估计行不通了。
使劲搅拌着脑浆,各种荒诞的措施一个个附上心头,从收买到胁迫一应俱全,但可行性都有些堪忧而被王启自己否决了。
不已经间触碰到自己挎包,碰到那只要和宁妃雅在一起就不会离身的相机,王启双眼一亮,但随即暗了下去。
姑且不说拍照,血书,引燃,生效这套流程需要多少时间,宁妃雅就在自己身边,光是这点就让他无奈了……其实对于此事,王启内心忐忑无比,那全部托付毫不保留的迷恋,让他其实很想将一切向宁妃雅坦白,即使王启已经年过半百,但他的爱,却比任何初恋的年轻人更来得火热而盲目,但他又怕,怕宁妃雅知道自己此刻的所思所想,居然全是因为这部相机操纵而来,从而造成什么不好的事。
胡思乱想不停搅拌着脑汁,王启的想法始终离不开那部相机,因为宁妃雅突然而来的考验,实在太无解了,唐柔这个清纯小美女,一看就知道是个完全藏不住心事,一有事就完全写再脸上不加以掩饰的人,无论是威迫利诱都容易露出破绽,要她保密,不再龙傲天面前露陷才怪,想着想着……蓦然,一道惊雷闪过王启的脑海。
思度一番,王启长舒了一口气,宁妃雅看见,微偏螓首,似乎有些好奇,难道王启真的能想出什么万全之策来应对
「妃雅,你说手段随意是吧。」
「嗯,怎么了。」
「那好,我记得妃雅你觉醒的那个神通,不就很合适这个情况吗。」
宁妃雅一怔,似乎完全没想到王启会说出这番话,明眸微垂,虽然被硕大墨镜遮盖住眼帘,但却能让人清晰的知道,她此刻有些失望,一会之后,才娇笑说着:「启儿真不知羞,为师给你的考验你居然找为师作弊,为师的神通可是作为最后手段而使用的呢,如果启儿你开口乖乖认输的话,为师自然可以帮你……但以后,你可要更加努力的训练了呢。」
王启清晰的察觉到,宁妃雅的芳心中感到极度的失望,似哀其不争一般,王启有些心痛,但他还是鼓起勇气,直视着宁妃雅,一字一句,神态甚至有些狰狞的说道:「妃雅,你是属于我的……你的神通,自然是属于我的力量,我要使用,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妃雅你居然混淆逻辑……难道你要否认你曾经亲口承诺过的,永远当我小女奴的誓言吗」
王启被宁妃雅搂住的手悄然后伸,放到宁妃雅翘挺丰腴的美臀上,恶狠狠的捏了下去,似乎要用这种动作来表明自己的决心,不顾场合,也不顾唐柔是否可能窥探到他此刻淫猥的举动。
宁妃雅怔住了,看着这有些陌生王启……但随后,露出了一个如百花齐放,令人心醉的惊艳笑容,缓缓摘下墨镜,插在胸前,那风情万种的秋水双眸,此刻表露的神情是如此的欢喜与满意。
「启儿你说得对,我是属于你的,我的力量,自然也是属于你的,再考验中动用,自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这点我都看不透,反而要启儿你来点醒我……为师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呢,不过……托这场考验的福,让我看见你成长的一面了呢,唔,变得肆无忌惮了呢。」
「你不喜欢吗」
「不……为师非常喜欢现在霸气的启儿,非常欣慰,非常的高兴,为师的清白身子,果真是没白给你,你成长了呢,给你一个赞赏吧。」
宁妃雅满怀欣慰,伸出玉臂,轻搂住王启的脖子,带着令人心醉的深情,缓缓再王启嘴唇轻吻了一记。
这记赞赏的轻吻,却让王启觉得比以往任何一次深吻都要激动,开心,因为这是宁妃雅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对他表示了满意,欣赏,而不再是迁就,服侍。
「啊……妃雅姐姐,你居然和王启叔叔亲嘴。」
唐柔陡然的惊叫,打断了王启美妙至极的回味,却让王启一惊,不知道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对此宁妃雅却毫不介意,反而柔媚的一笑,对着王启说道:「啊,不好了,居然被发现了……启儿。」
话虽如此,但宁妃雅美眸中流露出是颇为兴奋的妖艳笑意,不仅没有松开避嫌,反而紧紧的揽住王启脖子,深深的献上一记2香吻,吻的是如此温柔,如此放荡……
王启只觉得自己牙关被勐然撬开,然后一条如同灵蛇一般的滑腻软肉伸到自己口腔中肆意的搅拌着,伴随而来的还有大口大口香甜美味的汁液,王启彻底醉了。
「啊……」
唐柔惊唿一声,看着眼前那一男一女旁若无人的倾情热吻,有些不知所措,再她清纯的心灵中,亲嘴是无比神圣,只有相亲相爱的夫妻才能做的事,而且再她印象中,也只止于嘴唇的碰撞,哪能想象得到居然还有如此放荡的舌吻存在。
更何况,宁妃雅一边唇舌和王启交织着,一边拉起王启的双手按再自己酥胸上任其抚摸揉捏,身子腻再在王启怀中,轻抬一条玉腿在王启腿上跨上擦碰着,这样近乎色情的画面,让唐柔哪里的禁受的住,光是看都羞得浑身冒汗了,想闭上眼,却总有些不忍专睛,似乎眼前所见的画面隐藏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也许是生平从没见过的亲热画面,也许是其中女主那与如仙姿容不符的妖艳妩媚让她看呆了。
不知为何,看着宁妃雅那动情妖艳妩媚的摸样,唐柔总觉得,眼前这一幕好像再哪里见过,隐隐与内心最深处的某个画面重合在一起,但却怎么也回想不起来。
总之,唐柔双手捂着眼,清纯脸蛋上密布着羞涩红晕,却再指掌间张开几条细缝,专注而忘神的看着。
好半响后,王启已经被挑起欲火,浑然不顾还有一个清纯小美女再旁窥视,一只手忘情的在宁妃雅酥胸上游走着,一只手熟练的深入裙中,撩拨着那开始春水泛滥的肉唇,胯下高高搭起帐篷。
此时,娇喘吁吁的宁妃雅却突然再王启耳边细语到:「启儿,别那么急……你忘了,柔儿还在旁边看着呢。」
这番话语,惊醒了欲炎熏心的王启,快速看去,看到的是羞得脸都可以用来煮鸡蛋的唐柔,有人说过,女人脸上的清纯与娇羞,对男人而言是最好的春药,此时果不其然,王启只觉得胯下硬的生疼。
此时才分开的宁妃雅,看着如此娇羞的唐柔,也不由得为其姿容露出怜爱的一笑,也不整理凌乱的衣裙,朝唐柔走去。
「唔……」
看到宁妃雅玉容上带着未消退的春情,却一脸淡雅,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走过来,唐柔娇羞稍褪,戒备就涌上心头,如同受惊的小白兔一般,陡然朝后退了两步。
「怎么了柔儿,一副那么怕我的摸样。」
「妃雅姐姐……你……你刚才是再做什么。」
「如你所见啊,和启儿亲热啊。」
「但……但是……亲嘴只有对喜欢的人才能做的啊……而且妃雅姐姐你还不止亲嘴……还……还把那里让他摸……」
「哦,这么说,你和傲天已经亲过嘴了吗。」
「这个……这个……」
唐柔到底涉世不深,自幼再深山长大心灵也清纯得过分了,被问及这个对她而言极度羞涩的问题,顿时红着脸埋下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刚才升起的疑惑顿时被丢到一边去了。
这个时候,宁妃雅已经走到唐柔身前,温柔的拉起唐柔的小手,温蔼的说道:「好啦,姐姐我就不问你那么羞人的话题了,相对的,你也不许问姐姐到底什么回事,好不好。」
「但……但是……这不同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