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公公娶妻7


第六章
“你是我的娼妓。”
抛下了这句话,任靖杰竟不再理她,任莫念慈一人在慕云楼度过一夜。而现在,夕阳又将西沉,还是不见他的身影。
听到他说这句话,莫念慈虽感难堪,却也不再那么心痛,也许是听惯了吧!她苦涩地想道。毕竟在那三天之中,他已经说过许多遍他对她的看法了。
不过,现在莫念慈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她快饿扁了。仔细想想,从昨儿一早她就未再进食。而昨晚,她是一个人在这楼上度过凄凉的一夜。
今天一早,虽然有个丫头进来打扫,但她也只是以略微轻蔑的眼神瞥瞥她,打扫完后又出去了,从头到尾没跟她说过一句话。
也许侯爷带她回府,并不是要她当他的娼妓,而是要活活饿死她吧。莫念慈无力地倚在楼台栏杆上,看着外面的风景,瞧瞧是否有人还记得她。
其实一个人也不错啊,她一向是这样过日子的,只是如果没有食物,她也撑不下去。瞧,她已经饿得有些头晕眼花了,连楼下的景物也看不清楚。
院内小径上似乎有个人漫步而来,莫念慈将头往外探了探,想看清来人是谁。一阵晕眩袭来,她来不及抓紧栏杆,整个人就这么倒栽葱地跌了下去。
任靖杰抬眼一看,只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双足一点,他施展绝顶轻功,及时将她抱个满怀。
“你搞什么”一放下她,任靖杰便忍不住开骂。”你以为我整天闲着没事,就专门等着救你吗”
万一他没有出现呢万一他来不及接下她呢那……她岂不是香消玉殒了。
“搞清楚,这下面是硬梆梆的地面,可不是池塘,你想跌得头破血流啊”
莫念慈这一跌也吓得她直冒冷汗,任靖杰的怒吼更让她止不住颤抖。
“我不是故意的……”
“你该不会有跳楼的习惯吧”他怀疑地看着她,忆及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与现在是如出一辙。
“谁会有这种习惯”莫念慈想拨开他的手站起身来,不过任靖杰已直起身来,仍是将她抱得紧紧的,似乎怕她又去跳楼。
“你紧张什么”莫念慈乖乖地任他抱着,经过方才那么一吓,她也没什么力气再走回楼上。”如果我摔死了,不是正好称你的心,你也不必再费心报复我了。”
“我可不许你破坏我的乐趣。”他半真半假地说道。”这儿是靖安侯府,即使你想死在这儿也不行,你不配。死在这儿,我还得帮你收尸,太费事了。”
他不提起,有时莫念慈还真会忘了他的身份呢!这回连死在这儿也不配。”可是你不是要我死吗”她涩涩地问道。
“又是谁说的了”任靖杰怒火勃发。
“你想饿死我,还敢不承认”莫念慈虚弱地说。。”你就是打定主意要饿死我,让我慢慢死掉。”
“胡说八道!”他气怒地否认,半晌才理解她话中之意。”你是说你一直没吃东西”
“嗯,所以我才会头晕眼花地跌下楼去。”
“该死!”走到搂上,任靖杰在床上放下她。”难道没有丫鬟来服侍你。”
“只有今早一个小姑娘来打扫房子,就再也没人来过了。”她摇头说道。”与其要饿死,也许我还是跌死比较痛快些。”
“没人要你的命。”想到她两天未进食,任靖杰心有点痛。”你先躺好,一会儿我会命人送东西来给你吃,以后也会有个丫鬟伺候你。”
莫念慈惊异地看着他出去,每一步似乎都带着怒气。他一定很生气自己又给他添麻烦了。不过知道他不是存心要折磨她,莫念慈心情愉快多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纳闷。将她抓到京城来,理论上应该是要报复她的,而他口头上也一直这么强调,但为何她却没有被报复的感觉
不仅如此,他还要拨个丫头来服侍她。那……她该算是个客人,而不是阶下囚喽那他到底抓她来干嘛她不懂,真的不懂。
还是,他真的要当她是”他的娼妓”这是否意味着他还要继续与她做”那种事”
莫念慈等着心中的排斥感涌上,但并没有。再与他做那种事她并不讨厌,也许……是有些喜欢吧,反正都做过好几次了,也不在乎再多几次。
不过,万一她真有身孕了该怎么办,也许现在她的腹中已经有了孩子,那该如何是好孩子的爹身份如此宝贵,将来孩子生下来,怎么可能留得住一定会被他抢走的;而她,不消说,一定是被赶出府。
运气好一点,也许老爷还愿意让她回去。如果不好,恐怕她只得流落街头。
不知道侯爷是怎么抓她来的莫念慈在心中暗暗祈求他没有弄得人尽皆知。否则依老爷那种爱面子的个性,肯定将她休了,扫地出门去。
不知道老爷知不知道自己被人抓了莫念慈猜测着,应该知道吧,不过即使老爷知道,也不会有胆子来要回她,那时知道任公子是靖安候时,他吓得脸色死白的模样,她印象十分深刻。
也许她这辈子会永远被拘禁在府中,直到侯爷厌倦了她为止。不过那也无妨,反正不过是由一个牢笼换到另一个牢笼罢了,只是看守人换了而已。
不过,真可惜啊!她难得生平第一次出远门,离开土生土长的故乡,到这繁华的京城来,却什么也没看到,一路上就这样昏睡过去,醒来人就在这房间内了。想想还真是可惜。
胡思乱想了一阵,任靖杰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手上各端着一个托盘,盘上有几碟小菜和饭。任靖杰坐在椅上,看着她们将所有东西都摆好,再打发她们出去。
该死的冷如风,昨天明明交代他要找个丫头过来的,居然没有下文。叫他以后来盯着莫念慈,也看不到他的人影,莫非他是真的生气了任靖杰忿忿地想着。即使生气,该做的事还是得做呀,差一点点,莫念慈就死了。如果她死了,他一定要找他算帐。
奇怪,丫鬟们都走了,他为什么还不走,莫念兹坐在床上,看着桌上的饭菜,突然觉得饥肠辘辘,直想大快朵颐一番。只是,他怎么不走呢
“过来吃吧。”任靖杰走到桌前坐下,招唿莫念慈过去。
“你也要一起吃”莫念慈讶异道。难怪桌上有两个碗和两双筷子。
“坐下吧。”
“可……你不必陪家人吗”她不安地坐下。
莫念慈想起以前每次吃饭时,老爷总爱炫耀一番,不仅满满的一长桌菜,家中所有的管事都可一起共食,好显示他的好客。
“吃你的吧。”任靖杰拿起碗筷,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再不动筷,东西被我吃光可就没了。”
“侯府这么多东西,还小器的来跟我抢东西吃!”莫念慈小声地抱怨着,赶紧端起碗就口,小口小口地吃着。“也不想想把我饿了两天了。”
她小声的抱怨让任靖杰听到了,不由得露齿一笑。真难得,她居然也会表达自己的意见,虽然不是直接向他说,不过也算稍有长进吧。
仔细想想,他们之间关系已经这么密切了,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他都了如指掌,没一处他没看过,也没一处他没摸遍。但是,她心中想些什么,他却是毫无所悉。
即使是被她丈夫强逼与他上床,即使是被他强掳回乏,他从未看过她有什么情绪波动,除了刚开始的惊慌失措,但马上她就调适了心情。到底对这事情她有什么感想呢任靖杰很想问,却又自觉没立场开口。
即使莫念慈饿得要命,在吃了一碗饭后,她也有点吃不下了,何况又有人不停地打量她,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是她吃太多了吗她不安地停下筷子。
“吃饱了”任靖杰讶异地问道,“饿了两天的人才吃一碗饭够吗我可不希望明儿一早发现床上多了具饿死的尸体。”
“我吃不下了。”莫念慈红着眼说道。他这么说,是代表要跟她睡在一起吗不会吧,侯府这么多人,他不怕人家说闲话吗
任靖杰皱眉,不满意地盯着她。不过才吃一碗饭,居然就饱了,女人的食量都这幺小吗不会吧,每次他娘都吃很多啊。
还有,她脸红个什么劲呢吃不下就吃不下,也没什么好丢人的。不过她吃这么少,难怪会弱不禁风的,幸好某些该长肉的地方还是有,否则抱起来就不舒服了。
一察觉自己的心思,任靖杰连忙将心思拉了回来“多吃一些吧,饿死你我可不负责。”
“我一向吃不多。”莫念慈摇摇头。“以前老爷总是吩咐丫头帮我备些糕点,肚子饿时就吃一些。”
“你现在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夫人了,记得吗”任靖杰冷冷地提醒。“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于老头。”他不高兴地说道。
想到于大任就让他生气,由莫念慈口中说出,更是让他不快。
真糟糕,她都忘了自己的处境,莫念慈后悔地看着一脸臭臭的任靖杰,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还提起那罪魁祸首,害她落到这种地步的元凶,难怪他不高兴。
“为什么你放过老爷”而只抓她受罪莫念慈不解地问道。“你不太公平啊!”
“我放过他”任靖杰笑了笑,笑容中毫无暖意。
“我有吗抓了你,就是对他最好的惩罚了。你是他的夫人,也是他的心头肉,抓了你,他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梦想的儿子没有,连如花似玉的妻子也赔上了。你说,我这算是放过他了吗”
“你错了。”莫念慈苦涩他说:“我不是老爷的心头肉。”她否认道。“这辈子,我从来不是谁的心头肉,我只不过是老爷用钱买来的新娘。没了我,他照样可以再买一个。”
这番话由她口中平平淡淡地说出口,却带有无限的辛涩和无奈。
“可……他为你盖了念慈楼,不是吗”任靖杰满满的自信有了动摇,难道他失算了
“攸关面子的事,老爷一向不遗余力。”莫念慈笑了笑。”念慈楼不是为我盖的,只是为了炫耀老爷的财富罢了。即使是生孩子,也是为了他要传宗接代。”
是这样吗任靖杰不敢相信有人娶了这种如花美眷,竟会如此亏待她!但若非事实,于老头怎会将莫念慈双手奉送到他手上
不过,如果于老头那么爱面子,他就有办法让于老头的面子丢尽,还有什么事情会比妻子红杏出墙更严重的呢让整个通县的人都知道于老头的妻子跟人跑了,着他怎么出去见人
对!明日就派人去通县散播谣言。
满心报复的任靖杰,管不了这么做会伤害谁,在他想来,没有要了于老头的命就算仁慈了,死罪可免,活罪休想逃。
至于莫念慈……任靖杰望着俏生生立在他眼前的人儿,虽然有些对不起她,但他会照顾她一辈子的,她应该没什么好怨的。
他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莫念慈惊异地站不住脚,跌坐在椅子上。
“你……要断了我的后路了”如此一来,将来她还有路可走吗
“待在那种相公身边,还不如留在我身边。”任靖杰理所当然说道。
“待在这儿,我又算什么”她欲哭无泪。“真要我当你的娼妓,直到你厌倦我吗那时候,我又该往哪去,又去做别人的娼妓吗”
“即使我厌倦你,我还是会照顾你一辈子衣食无虞。”他保证道,不爱想像她的话中之意。
“随你吧,反正找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你的心意。”她就像颗棋子,一切都操控在别人手中;再说也没有意义。
又来了,她为何总是如此容易屈服任靖杰不快地想着。今日换成别的男人,她也是如此轻易投降吗莫名的,他的心情也恶劣极了。
见她不说话,他也不再说什么。夕阳已沉,丫鬟已经将烛火点上,只有他们的房间是黑暗一片,外面的烛光微微透进。
“等会儿沐浴更衣,丫鬟们会进来伺候你的。”说完,任靖杰就走了。
等她沐浴完,是不是他就会回来了莫念慈猜测着。
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周遭全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忍不住地,她居然也有些害怕了。
☆☆☆
他会来吗
莫念慈沐浴时也问,梳发时也问,甚至穿衣时也自问着。当然,她并不是期盼他的到来,只是”害怕”他来,对!就是怕。
老实说,那几天跟他在一起时,那种感觉美得不像真的。也许那也不是真的,她不确定地想道。那时,两人都吃了老爷准备的药,所以才会……也许那一切都是假象。
那么今晚呢他们都没有吃老爷特地准备的药,一切还会像在秘室时那样吗也许一切都会变了。那样也好,她也可以变回原来的自己,解脱他在她身上所下的魔咒,
莫念慈眼光落在桌上的糕点上,嘴角不自觉地露出微笑。他不是才说过要她记清楚自己的身份吗一转眼又拨了个丫鬟给她,还送上些甜点,怕她饿着了。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个丫鬟,叫明月吧对于被派来服侍她的差使似乎极为不满,对她的态度总是冷冷的,不带有丝毫尊敬。当然,对这种待遇她是无关痛痒,人家当然没有尊敬她的理由,连她自己都无法看得起自己啊!
算了,多想无益,反正她在侯府不会待很久的。莫念慈非常有把握,等到侯爷对她厌倦了,就是她离开侯府的时候,那时候不会大远,一定很快就会到来。
眼下她所关注的,还是任靖杰究竟会不会来她既希望他来,又希望他不来。但眼见玉兔东升,又渐渐西沉,他仍是不见踪影,看来他是不会来了。
耸耸肩,莫念慈死心地上床睡觉去。这床明显是为两人而设计的,一人躺在上面,是稍嫌大了些。曲起身子,她环抱着自己,模模煳煳地睡去。
斟酌许久,任靖杰还是来了。
其实他并不想来的,如此一来,好像显示他是一个好色之人,才刚掳人回来,就急巴巴地上了她的床,那岂不表示他掳人只为了……为了她迷人的娇躯。
不过昨晚他并没有来呀!这足以证明他的自制力仍在,不会为任何女人而破例,更不会为了这个毫无骨气没有贞节操守的女人。
看她缩成一团的睡姿,任靖杰不禁笑开了,不知是她习惯使然,亦或是天气的因素,在秘室的几天时,她也是这般地缩在他怀中,就像只猫儿一般,依附着他。
据他的了解,她并未与于大任同床共枕,否则他不可能逮人如此地顺遂;也就是说,只有他一人,曾经搂着她、抱着她,看过她如婴儿般毫无防备的模样,甚至她的完壁之身也是给了他,她的相公啥也没有。想到这,任靖杰不免有些骄傲自满。
伸出手,熟练的双掌推落她覆身的单衣,他一屁股坐到她身旁,弯身紧搂住她,让两副躯体紧贴在一起。
突如其来的冰凉惊醒了莫念慈。她一睁眼,发现自己已在他怀中。她并未如任靖杰所料推他,反而露出笑容,伸出藕臂碰触他,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滑过他的胸膛。
她眼中的清明让任靖杰知道她并未将他错认成任何人,这般的主动令他高兴,却也有一丝纳闷,不过他向来是不会拒绝上门的好运道,马上化被动为主动,俯身侵袭这朵娇嫩的水仙。
她生嫩的挑逗技巧与任靖杰所碰过的其他女人相较,是差劲多了,但他却为这抚触动心,深深沉溺在其中。激情的魔力充斥在两人之间……
不知不觉地,两人已全身不着寸缕,纠缠着躺卧在床榻之中,投人渴望已久的激情之中。任靖杰以他的经验和熟练的技巧,带领莫念慈进人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之中。而她,只能娇喘吁吁地回应他,以温热的舌轻啃他的颈子,小手紧紧缠抱着他。
此刻,莫念慈证明了一件事,他们两人之间,即使没有药物的催化,仍可以激荡出火花,甚至比那三天的经验更加美好。
证实了这一点并末让莫念慈觉得高兴,事实上,她是更加不开心,但此时她无暇想这些,只得抛开烦心事,专心应付任靖杰在她身上所点燃的奇妙火焰。
☆☆☆
骄阳当空,鸟叫虫鸣,莫念慈终于睁开疲惫的双眼,挣扎地坐起身来。
唉呀!痛死人了。她的四肢百骸无一处不酸疼的,好似被人痛打一顿过。看着自己赤裸的身子上红斑点点,证实了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
想起昨晚,莫念慈又不禁脸红。她怎会如此大胆呢他们两人永不魇足的一次又一次,厮缠了一整夜。即使是在秘室中,在药力的牵引下,他们也没有如此。
那时,任靖杰总是在忍不住时才碰她,或者是在生老爷的气时,他就会报复性地抱她。不像昨夜,他是自愿性的抱她,没有任何外力强迫。这惊心动魄的欢爱让她无法遗忘,恐怕到她死时也不会忘的。
莫念慈缓缓下了床,拿起屏风上的衣服穿上。这些衣裳都不是她的,她也不会自以为是,认为是任靖杰特地为她准备的。不过这些衣裳的作工精细,布料极佳,应该所费不赀吧给她穿还真是有些可惜呢!
桌上已备好餐点,想来该是明月端上来的。那么她一定看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睡在床上,发生什么事也极容易推测。这么一来,自己的声誉是每下愈况了。
不过,奇怪的是,她已经不怎么在乎这些事了。
一直以来,莫念慈总以为自己是个最传统的女子,三从四德一样也不敢违背。即使所嫁非人,她仍是烙遵本分,做好妻子的责任。
但这一切在遇上任靖杰后就变了。突然之间;她似乎成了个离经叛道的女人。红杏出墙、水性杨花、背夫私奔的罪名一一加了上来,一个个的滔天大罪叫她不知所措,今后该如何走下去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如果别的女人在她这种处境,会如何是好也许只有死路一条吧。社会舆论绝容不下她这种败德的女子,即使情非得已也一样。
可是她不愿就这样死了。如果莫念慈有什么人生信条的话,那就是要“生存”下去。她的人生一切由别人掌控,难道自己的生命也要由别人来决定生或死吗
不!即使是死,她也得自己下决定。而眼前,她要找出一条适合她走的路。
也许,有一天当任靖杰愿意放了她时,她可以到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到那时,应该没有人再能掌控她了吧
这几日,莫念慈经常怀疑,为何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如果那时候,老爷挑的不是堂堂在上的靖安侯,而是个普通人,那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或者,老爷根本就没有想出那个馊主意,那么现在的她,仍然可以过着安稳、平淡的日子。
有时她也不免怀疑,她为什么要答应老爷这个荒诞无稽的要求呢当时她该一口回绝才是,可她为什么同意了其实她并不想要小孩的,可她却像着了魔似的同意了。
难道在当时,她就已经私心爱慕任公子,所以才会同意,好藉机会接近他,为自己找个光明正大的借口。会是这样吗
她不能否认,在第一见到他时,她的芳心就寄托在他身上,只因他如同她平日心中所想望的那般出现,而且还救了她一命,仿若是带她脱离那种无望生活的侠士一般。如今他是这么做了,但只是陷自己落人另一个深渊而已,而狱卒换了人罢了。
可……她不能骗自己,待在任公子身边总比待在老爷身边好,她喜欢他,而他似乎并不讨厌她。这样也好,等到他不要自己后,她就可以了无遗憾的离开,因为男女情爱她也尝过了,她再无要求。
下定决心后,莫念慈脸上有着豁然开朗的心情。暂时,就将那些礼教规范抛一旁去吧,侯爷看来并不在乎这些,那她也不再拘泥。旁人说些什么,就由他们去吧,反正她不会久留的。
清晨才回房的任靖杰,一直立在窗前,视而不见地望着前庭的景色,直到烈日当空,姿势不曾稍变。
彻夜的恣情欢爱并未使他疲倦,他仍然早起,不曾倦怠,仿佛昨夜的事不曾存在。
虽然他外表文风不动,但其实内心激荡不已。要离开莫念慈诱人的身躯,竟耗费他极大的心力。昨夜的欢爱,在他心中投下一颗巨石,漾起阵阵波涛。
撇开那三日不似真实的激情,昨夜是他俩第一次神智、身体都清明的状态下在一起。他原以为魔力必然不再,他就可以从对她的迷恋中解放。
她应该也是同样的想法吧,所以才会主动配合他。没想到,两人却因此而激发出更强烈的火花。他从未如此投入过,也从未想过离开她的身边竟是如此困难。
除了那秘室的三天,他无可避免地与她同床共枕外,他从不曾在一个女人的床上消磨一夜,也从不曾一夜间抱她们超过两次以上。但昨夜,他破例了,非但一次、两次地抱她,甚至一整夜都没松开过她。
到最后,他还舍不得离开她,想搂着她一起入睡。所幸,残存的理智适时地冒出头来,他才找出力量离开她。
他已经偏离目标了。当初掳她回府,目的只为一个,就是要报复。他该做的不是与她在床上纠缠,而是让她难堪,让于大任难过才是。
而他,到底做了什么为她特地选购的衣裳,为她特制的糕点,还特地拨了丫头给她使唤,这可不像是一个心存报复的男人。
不过他已经决定要照料她一辈子,做这些事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任靖杰安慰自己地想着。毕竟她的回头路已被自己断绝,如果他不照料她,她自己一人该如何生存呢
是的,他只是同情她罢了。否则,她有什么值得他喜爱的搜遍脑中所有的思绪,也找不到爱她的理由。
不过是个女人罢了,他又何必在意呢他有过女人太多了,她也不算特别。有没有她,对自己来说是没有影响的,少了她,随时有别的女人递补,她算得了什么
充其量,她也不过比别的女人美丽了点、柔顺了点,较能激发他的热情罢了,其实跟别的女人没两样。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还要站在窗前想着她呢一思及此,任靖杰如大梦初醒般地离开窗前,暗自懊恼自己的行径。
也许是两人相遇的方式太特别,所以他才会一直将她放在心中吧。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那么,只要再过一阵子,一阵子就好了。那时,对莫念慈的新鲜感一过,他一定能将她抛诸脑后,像其他女人一样,成为生命中一名过客,如过眼云烟一般,不具有任何意义。
理清了头绪,任靖杰才惊觉时间的流逝,一整个早上居然在发呆中度过,没干半点正事。这对他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思及此,他的心又怔忡起来。
可恶!任何女人都不在他眼中,为何独独莫念慈是例外看来事情已超乎他的预料,似乎非他所能控制了。
不,他得努力寻回属于他的冷静和理智。他绝不可能让一个女人进驻内心,更别提那个早已是为人妻的莫念慈,更是想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