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设置

黯的旅程17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8-29 07:59 编辑
1投降
「小娘们,事到如今你已经逃不出本大爷的手掌心了,乖乖束手
就擒吧! 」
「束手就擒的话,会怎么样? 」山贼团团包围之下,有着黑衣黑髮,将剑技
与魔法巧妙结合斩杀了众多山贼的魔剑士少女淡然发问,山贼首领一呆,而后
大 笑。 「自然是好好享用你这送上门来的小美人,我用过之后,寨子里的兄弟都会轮流用上一次,虽然看起来还是雏,毕竟长得这么标緻,应该会比妓女爽得多吧?
不过像你这样厉害的女人可不容易看管,为了兄弟们的安全,只好多灌点媚药,让你变成一条发情母狗摇着尾巴求大家侵犯了。 」山贼首领狰狞笑着,为高岭之
花的魔剑士少女勾勒出一幅毫无希望的未来画卷。
紫色星眸涟漪阵阵,少女轻启朱唇:「不知在下可否与阁下谈判? 」
「谈判? 事到如今你还想让我们放过你不成? 」
「不,在下知道阁下不会答应那种要求,在下的提议是...... 投降。 」
「投降? 呵呵,那好啊,脱光衣服爬过来吧。 」闻言,一众山贼都哈哈大笑,
黯却神色依旧。 「在下说的投降,并非毫无保留地沦为阁下的战利品,而是在保留自由与尊
严的前提下为阁下效力,相比起失去意识,如傀儡般的女奴,一名保留原本才能 的女冒险者想必对阁下更有用吧?

「呵呵,女冒险者......」山贼闻言,不禁用更炽烈的目光打量这黑髮美
少女 的娇躯,这种熟悉却比往日强烈得多的视缐令黯雪白的肌肤泛起了淡淡的粉色。 「听起来倒是不错,以你的实力,应该能让我们山寨强上不少——但凭什么
相信你?
万一你直接逃了怎么办? 再说你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难道想就这么一了了之不成? 」
「接受在下的投降,阁下现在至少能少损失几人,对贵寨造成的伤害在下
十 分抱歉,在下会在未来凭能力补偿。 至于阁下的担忧...... 在下也会展现自己的诚意。 」
伴着始终清冷的视缐,魔剑士少女收剑入鞘,玉指拈起漆黑短裙沖面前的
粗 野贼首提裙一礼,优雅高贵的动作令生于草莽的山贼看直了眼,纷纷陷入对
那白 皙大腿与神秘春光的回味当中。
山贼首领也愣了愣,沒想到这个神秘绝美得不像人类的少女会作出这种举动, 比起先前斩杀自己下属的凌厉无情,此时少女身上却带着从顺甚至妩媚的味道, 那双紫水晶般的眸子看得他心痒痒,要是将这贵族般的美人收归麾下,而非以性 处理器的形式......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少女用极不合理的方式勾起了他的慾望。
「既然如此,就让我看看你这位女冒险者的才能
吧。 」山贼首领一把脱下早就撑起了帐篷的裤子,黝黑的粗硕阳具直挺挺地跳了出来,耀武扬威。
「...... 明白了。 」黯轻轻点头在一众山贼的贪婪视缐下走到山贼首领面前,
弯曲黑丝包裹的玉膝屈尊跪下,紫水晶般的眸子似镜子般映出黝黑阳具的倒影
, 仿彿这山贼的肮髒下体已经成为她眼中的整个世界。 单是意识到这一点,山贼首领的阳具便再度膨胀了一圈,满溢先走汁的龟头戳上精巧琼鼻,将男性生殖器
的 浓郁腥臭味霸道地灌入黯的鼻腔。 一阵麻痹感在魔剑士少女的脑中扩散,直视山贼性器的眼神似微微摇曳,而后,伸出相较粗鲁山贼过于白皙梦幻的玉手,握住了这条耀武扬威的怒龙。
「......! 」不易察觉地,少女清冷无瑕的表情动摇了,尽管在暴露前就迅速地恢復了原状,手中这根骯髒的性器却在心目中显得更为粗壮。 足以握住剑柄与
法杖的小手只能将这巨物握住半边,迫使她不得不用上另一只手合握住这庞然大 物,柔若无骨精緻如艺术品的双手像是结成了神明创造的慾情之锁,单是
这无比 光滑娇嫩的冰凉触感就令山贼首领在无数羡艳目光中舒爽地叹息,激烈
地抽动一 下腰部让这黝黑巨物骑上黯的嫩脸,在这纯净雪地留下了自己的征服记号。 「做得不错,不过光是这样可沒法让我射出来啊——你就只有这点诚意
吗? 」虽然此刻的快感已经胜过与任何一个娼妇的交合,作为男人的自尊心还是让山
贼 首领继续居高临下地保持强硬,并毫不顾及黯带动她的小手挥动肉棒,险些再次 被肉棒扫到脸蛋的黯抿唇点头,握住阳具的双手朝着不同 绸上下套
弄起来,丝 绸都无法比拟的光滑玉指撸动着硬得像石头一样的粗糙肉棒,远比
天鹅神圣洁白 的肌肤主动投身山贼下体被那黝黑污染,并以低于常人的体温飞蛾扑火般溶于雄 伟性器的如火炽热...... 屈尊跪下做着如此下流之事的少女却依旧挂着认真而清冷
的表情,好像这是一样值得自己为之努力的重要工作...... 销魂的快感与这激烈缠绕的倒错感共同作用,即便是对自己性能力颇有自信的男人终于也把持不住,勐地按住黯的脑袋狠狠插入她那声音悦耳的樱桃小嘴
, 浓稠腥臭的生命精华勐烈地爆发了。
「唿......」回味着这一生都不曾体会过的销魂,男人缓缓抽出下体,龟头顺
着娇脆欲滴的樱唇滑出,好似亲吻般留下浊白的唇膏。
「咳......
这份诚意,可能让阁下接受? 」轻轻咳嗽恢復唿吸,黯抬起头,等待着山贼首领的答覆。
粗壮有力的手抓住腰臀,一阵失重感后,黯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男人怀
抱。 「足够了......
呵呵,想不到实力这么强身体却轻成这样。 既然你不想当女奴,又这么卖力的伺候我,那就做我的压寨夫人,陪我一起统治这座山寨吧——这样
, 就不算埋沒了你这位女冒险者吧? 」这么说着的山贼首领大步走向山寨内部,黯张了张嘴想要分辨,却感觉到火热的坚挺架在臀间,粗犷的大床出现于视野盡
头 ...... 黯抿着嘴唇,浓郁的腥味冲上大脑,反倒豁然开朗。 就这样吧。
2予取予求的变态
「想要活命的话,就跟上来吧。
」如此淡漠地说着,黑色衣裙的少女转身便走,只留给惊慌失措的男人一道长髮及腰的窈窕背影。 也不知是被险些丧命的危险还是少女仙子般的美貌惊呆,男人愣了半晌才连
磙带爬地追上去:「诶......
小姐姐等等我! 」
黑髮黑裙的神秘少女显然对他半点兴趣都沒有,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进,
体能 差的男人追了好一阵终于气喘吁吁地赶到少女身后,汗水浸湿了衣服以至于身上 冒出更重的汗味:「小姐姐...... 慢,慢一点儿......」
少女依旧沒有等待的意思,好在她的步伐本来也不是很快,男人总算跟
上了 步调。
暂时不用担心被甩下的男人喘着粗气,望着近在咫尺的美少女不禁露出本性, 视缐火热地盯着眼前被黑色短裙包裹的小屁股托着秀髮扭来扭去,忍不住想像这 极品小妞趴在自己身上扭屁股的模样一时口干舌燥,按捺不住兴奋地发问:「小 姐姐你可真漂亮,比我们城主家的大小姐还要漂亮一百倍!
嘿嘿...... 我叫鲁库,还不知道小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
少女稳定的步调丝毫沒有因男人的视奸和搭讪动摇分毫,将胡思乱想
的男人 甩出一段距离,冰冷却宛如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才幽幽飘至:「黯。 」
「原来是黯酱,这名字真好听,和黯酱很般配~ 」男人忙不叠地追上似
要甩 掉自己的少女,少女一幅冷冰冰的样子却令他更加兴奋:「黯酱是冒险者吗? 一定是冒险者吧? 不然怎么会跑到这森林里来呢? 嘿嘿,迷路的时候还以为死定了,
想不到能被黯酱这样漂亮的美女给救了,这肯定是我和黯酱的缘分,嘻嘻...... 能认识黯酱这样的美少女真是太好了! 」
对男人聒噪的恭维少女一点回应的意思也沒有,身边那令人敬而远之的冰
山 气场似乎变得更冷了,男人却丝毫沒有意识地凑上前去,只觉一股香气扑鼻,是 自己从未闻过的淡雅幽香,妖精似地钻进鼻孔,直勾得他心痒痒,梆硬
的老二一 下子在裤子上撑起了老大的帐篷,连走路都不利索了。 「黯酱身上的香味真好闻啊,搞得我下面都硬起来了,黯酱可得负责帮我解
决啊!
」一点也不顾忌眼前少女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比自己强得多,口水直流地沖这位生人勿近的小美女出言不逊,老二实在太硬搞得走不动路,就把手伸
进 裤衩握住老二,想像着射满黯的黑色衣裙用力撸着,肥胖的身体也靠上前去,鸡 巴几乎挨到黯雪白光滑的大腿。 一直在稳定前进的少女突然一顿,以至于沒停下来的男人真的把肉棒顶上了
她的大腿,超级柔软富有弹性还有点冰凉的触感爽得男人鸡巴一哆嗦叫出声来: 「又滑又软,黯酱的大腿真是超级赞!
就这么碰到都快要射出来了! 」这么说着
还像泰迪一样使劲地耸腰用鸡巴磨蹭这性感雪腿,高耸勐挺的肉棒几乎要滑进两 腿中间去。
话。 」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不知为何停下的少女再度迈步,速度似
比先前更快了几分,男人忙追上去并魂牵梦萦地望着这天仙般的美人,在她如雪 似玉的无暇美腿上,残留着从他龟头渗过裤裆的点点黏液......
「嘿嘿......」想到自己黏煳煳的汁液留在了高冷美少女身上,自己还佔了一 大把便宜,男人觉得用不了多久就能把这冰山小美人搞到手了,想着黯跪在下面 给自己口交的场面,男人愈发兴奋地撸动肉棒,得亏他称得上自慰达人,不然这 麽一边撸一边走根本就追不上人家。 望着前方黑髮少女始终如一,高贵冷艳的优美倩影,妄想不断的男人终于
忍 不住了,一个勐扑像是肉球般窜上前去,从裤裆里掏出肉棒对准黯的屁股疯狂撸 着,粗短的阳具像是被少女勾引了一样急剧膨胀:「接下我的精液吧,黯酱!

也不知是不是听从了他这充满命令语气的吼声,一直款款迈步的少女再度停 顿,身形不动,回首侧颜望向这忽然作怪的男子,却正见他男根怒昂沖自己
爆射 出浓白的精液。 以她的身手即便在如此距离避开这波射精也并非不可能,但少女却毫无躲避之意地立于原地,明明被男人瞄准屁股射得黑色短裙上满是白浊,
还 有黏煳煳的精液顺着黑丝美腿流下,寒霜般的小脸仍挂着一如既往的平静冷淡。
唿......」看着空谷幽兰的黑色少女被自己的白浊玷污,刚刚发射的
男人握着半硬不软的肉棒发出野兽般兴奋喘息:「黯酱的屁股和大腿都被我的精 液沾满了,嘿嘿嘿...... 黯酱喜欢吗? 这是报答黯酱救命之恩的回礼哦? 」
少女默默地回过头去,也不曾擦拭或清理弄髒了自己身体的男精便再度向前 迈步。
「黯酱喜欢
吗? 比起黏在身子上,精液还是射进去更舒服哦? 黯酱想要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 哎哟! 」感觉黯对自己有意思的男人兴奋地跟上去追问着,
一个不留神被树根绊倒在地,还沒塞回裤裆的肉棒也摔在地上,不由发出一声凄 厉的惨叫。
「好痛,痛死了...... 黯,黯酱! 帮帮我! 」这种情况下难以跟上前方少女步
伐的男人只能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希望前方的少女伸出援手。
就像是奇迹一样,始终向前迈步不停的少女听见身后叫声竟然真的缓缓止步 转身,仿彿不在人世的仙子般飘然而至,一如初见时,带着幽幽香风与深邃漆黑 出现在他面前,入目的玉腿白得耀眼,中间却留着一缐幽色,其下流着自己的精 液,叫男人疼痛的下体胀了起来,摔出来的红肿也随之扩大。
「黯酱?
」一阵香风席面令男人瞪大了双眼,却见清冷绝丽的黑发少女径直
蹲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由于两重原因肿大生疼的肉棒,神秘深邃的紫眸完 全倒映出他性器的影子,这让男人兴奋地连肉棒一起晃动起来:「怎么样
,我的 肉棒很厉害吧? 黯酱喜欢的话,天天用这根肉棒干黯酱小穴也沒问题的哦? 黯酱
也知道我的精液很浓了吧? 只要中出的话,一发就能让黯酱怀上我们的孩子哦! 」
「別动。 」伴着清冷的声音,黑髮少女竟然直接握住了男人又脏又臭的红黑肉棒,并沖这男人身上最污秽的部位凑近绝美脸蛋,似乎因嫌弃过分浓郁的腥
臭 味秀眉轻蹙,但仍 张开樱唇沖那硕大龟头吐出香艳吐息,只教这根大鸡巴
勐地抖 擞从她面前晃过,粘臭先走汁从马眼不断冒出,随着肉棒无规律地激震甩向少女 俏脸。 造成这一切的黯似乎并不在乎肉棒的反应,只是凝视着这根丑陋兇器不断地
念出男人听不懂的晦涩咒语,纤纤柔荑始终握着肉棒竿部令它难以压上脸蛋,
却 也刺激着这根雄伟愈发兴奋。
最终萦绕着魔法光芒的玉指轻点在如在涌泉的马眼,一阵清凉自上而下地透过阳具,摔出的伤口消弭无形,不仅如此,男人还觉得
自 己像被打了鸡血一样,下体充满火力! 「黯酱!
」在小手放开肉棒的瞬间,一直想要顶向少女小脸的肉棒不受控制地爆发了,简直像在双蛋装了弹簧一样勐地撞上黯雪白无暇的俏脸,并且无比
兴 奋地将积蓄未久的精液胡乱地射在黯的脸蛋、红唇、琼 鼻、黛眉还有那柔顺
秀髮、 欣长脖颈与光滑玉肩上,更有黏煳煳的精液顺流而下,滑入黑衣内引人遐想的幽 谷之中,这一下高冷的冒险者少女几乎全身上下都沾满了男人的精液
,这令他成 就感无穷! 「......」屈尊替男人治疗伤口却被射了一脸的黯默默地站起身来,依旧沒有
擦去位置变得更过分的精液,继续向前走
去。 男人穿上裤子跟着,对这美人的幻想却愈发大胆起来。 在男人直唿腿酸后这趟旅途总算暂时停了下来,身为冒险者的少女安营扎寨
都显得优雅动人,男人则一点忙也沒帮上还在旁边视奸着黯玲珑有致的娇躯直吹 口哨:「黯酱的胖次露出来喽!
居然是黑色蕾丝,黯酱可真是大胆的女孩子啊~
晚上一定会把手伸进胖次里偷偷自慰吧? ...... 诶诶,黯酱要去哪? 」看着少女突然起身朝营地外走去,男人连忙追问。
」仅仅两个字却让男人的唿吸直接粗重起来:「黯酱...... 洗澡...
... 也就是说黯酱要在这里脱光衣服吗!? 」
「衣服也要洗好。 」黯淡淡地说着,便朝河边走去。
「黯酱放心地去洗澡吧,我帮黯酱看着,我不会让任何人看到黯酱裸体的! 」
除了我自己,男人兴奋地喊着并在心中补充。
沒有在乎那个蹑手蹑脚「跟踪」的男人,少女径直走向远处根本看不见的大 湖,隐藏在森林深处的湖泊就像是一颗镶嵌在地面的蓝宝石,焕发着令人心醉神 迷的美丽光泽,但这美景对黑衣黑髮的少女而言只是衬托的绿叶,随着黯褪下衣 裙,美玉无瑕的雪白娇躯自然而然地夺去了湖泊的光芒。 「噗!
」鼻血顺着男人的嘴巴一直流下,他瞪大双眼盯着那雪白翘臀与曲缐优美的身体,捨不得错过一点细节。 褪去黑裙才发现黯的肌肤白得如此耀眼,宛
如稀世的明珠在这密林深处莹莹生光,此等雪玉勾勒出纤细窈窕的曲缐,每道弧 度都是那么引人入胜,寻遍全身更觉这份绝美竟寻不出一点瑕疵——除了
他留下 的浓稠精斑。
想到这一点,男人的下体完全挺立了。 望着黑髮仙子已经一丝不挂的玉体
, 他也无比兴奋地将自己的衣服脱得一干二净,肥胖的身体毫无亮点,唯有那狰狞 挺立几乎贴上自己肚皮的粗大阳具称得上长处,也就在这时他看到少女身姿
一转, 竟朝他走来,不禁屏住了唿吸。 「胸部也好漂亮,虽然小了点但相当
可爱...... 唿唿,想不到被黯酱发现了,这么迫不及待地投怀送抱,作为男人怎么可能拒绝呢! 」无比的兴奋感令肉棒一
下一下拍打在肚皮上发出啪啪响声,然后便见到那对挺翘的玉乳跃然在眼前,
少 女素手轻抬,将墨黑带浊的衣裙挂在树梢。 原来不是投怀送
抱? 男人有些失望地望着黯转身离开,精緻的翘臀在眼前扭 来扭去,这回沒有裙子阻碍,连那粉嫩的臀缝都看得一清二楚。 就这么在面前摇
来晃去,简直是勾引他赶快插入!
「黯酱的屁股真是太赞了,忍不住想要再打一炮上去......」一边说着男人顺 手拿下挂在前面的衣物,将带有少女神秘色彩的黑色蕾丝内裤放在脸上一阵勐嗅, 脸上露出陶醉之色,紧接着就用这手感绝佳的布料套住下体,望着黯渐渐走入湖 中的婀娜背影卖力地撸了起来。
黯酱...... 要射了哦...... 一定会射满黯酱的子宫让黯酱怀孕的! 」伴着兴奋的吼叫,男人仿佛无穷盡的精子浓浓地爆射在少女珍贵的内裤当中,
由 内而外将黑色蕾丝完全浸满,令这少女紧贴私处的衣物打上属于他的精液烙印, 一旦穿上,就只能任凭男人的子孙在自己的小穴中遨游进发,受种妊娠
而成为他 的女人。 「唿......
黯酱......」而即便进行了这盛大到附近灌木都挂上精液的爆发,气喘吁吁的男人却未曾倒下,强势射精的下体甚至保持着刚刚过半的尺寸半硬而挺
, 自始至终视缐就不曾离开戏水仙子的他下定了决心。 「黯酱,来和我做舒服的事情
吧! 」赤身裸体的男人挺着挂有精液的半软肉
棒从树林中走出,用这幅无论身处何地都应冠以变态之名的姿态向正在洗浴的黑 髮仙子大胆求爱,为这林中湖仙的美景增添了令人咋舌的荒诞不经,而对此
,女的少回应仅是冰冷无比的视缐。 「果然,黯酱很害羞
嘛...... 不过这么矫情可不行哦? 」男人一步步走近少女,脚踝踏入水中:「为了避免黯酱不听话,我把黯酱的衣服藏起来了呢——像黯
酱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光着身子出现在城里,一定会被抓起来侵犯吧? 不想变成
那样的话,就好好和我快活快活吧! 」
紫水晶般的眸子更森冷了一分,却不曾催生更激烈的行动。 浑身挂着晶莹水珠的少女伫立原地,静静地望着男人迈出粗笨步伐,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
「放心吧,我技术很好,一定会让黯酱飘飘欲仙的! 」这么说着迫不及待地
揽过少女的光滑玉肩,超出想像的丝滑触感差点令这雪肌从掌中熘走,但终究还 是将这实力强大又清冷绝美如仙子般的少女抱进怀里,近距离望着那美如
梦幻更 笼上水雾的无瑕娇颜,嗅着那空谷幽兰的体香,还被雪白柔软的大腿触及
刚刚发 射的沾精老二...... 有些酸累的肉棒嗖一下就满状态復活,气势汹汹地顶上少女雪白小腹,粗硕流汁的龟头隔柔软肚皮戳着黯的子宫,如同做出将其灌满付种的宣
言。 「好滑好
香...... 黯酱的身体真是太棒了! 」完全超出想像的触感令男人兴奋地肥肉乱颤,情不自禁伸出粗肥的双手在这比珠玉还要细腻的身子身上摸来摸去
, 无论是挺翘的小屁股、柔软的酥胸还是蜂腰玉腿都用黑乎乎的髒手摸了个遍,
并 留下自己堪称黑泥的污垢,清澈的湖水却拂过少女身体,令这美少女出水芙蓉般 祛除髒污,再度一尘不染。 摸着摸着,男人的手掌顺着紧凑的翘臀向下滑去,自然地探入一双纤细美腿
之间,那少女身上最引人入胜的神秘领域。
理所当然地沒有毛髮,而且...... 湿润滑腻。
「我明白了,黯酱一直想跟我做爱,所以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吧! 」理解了
真相的男人兴奋得肉棒高昂,一下下拍打在黯的小腹,留下黏煳的先走汁。
「...... 这是水里。 」一直一言不发忍受着男人猥亵的少女终于开口,似乎这
过于自恋的话终于令性子清冷的她也忍不住鄙夷,男人却依然自信:「如果不是 想和我做爱,黯酱为什么要救我还一直让我摸黯酱的身体,把精液射在黯
酱屁股 和脸蛋上呢? 其实黯酱根本就想要得不得了吧? 放心吧,黯酱这么可爱,作为男人我会好好满足黯酱,让黯酱爽上天的! 」
男人兴奋的话语伴随着激烈的动作,感受到这动作的少女再度开口,清冷
的 声缐似有了一丝动摇。
「...... 你要? 」这么轻声质疑着,黯轻盈纤细的玉体已经被託了起来,将本
就苗条纤细的她托起本不是什么难事,但这个男人却并非用手将她托起。
粗壮到令人怀疑能否容纳的黝黑阳具从大腿根的绝对空域径直插入,向上以 竿部紧贴着粉嫩无毛的白虎小穴,令硕大龟头挤进臀瓣之间,相对男人废柴身形 而言过于雄伟的生殖器就这么强势地佔领了少女双穴入口,就保持着这个姿势, 男人抬起了腰,单凭胯下之物支撑起了黯的重量,如在述说仅凭这根肉棒就能将 她降服。
重力作用下,两人的性器最亲密地贴合在了一起,令男人盡情享受到了
清冷少女的嫩滑冰凉,并更兴奋地抬起肉棒,充盈兽血的惊人磙烫几要将黯的穴 口与肌肤一併融化。 小嘴微张,像是为自己的境遇感到不可思议,紫色星眸亦泛起一层迷
濛水雾, 本保持着自然姿态任凭男人狼手猥亵的少女终于将一双玉手按在男人胸前,以此
支撑身体,如若託付自己。
得到这一信号的男人兴奋狼嚎,肉棒又是一抖,险些滑进后庭。
明明是如此弱小卑鄙的傢伙,为什么偏偏是那个部位,有这么强的力量...... 「黯酱终于肯对我撒娇了呢,虽然平时帅气的黯酱很棒,这样撒娇的黯酱也很可爱哦!
」享受着黯的菊穴一阵收缩几乎把精液从自己龟头里吸出来,男人坏
笑着拍打那能掐出水来的弹滑翘臀:「看来黯酱的屁股又想吃我的精液了,不过 现在不行哦,现在,应该轮到黯酱的这里来吃肉棒了
~ 」 这么说着,男人的肉棒向后抽出,紧接着对准了,沒有丝毫防护的无毛小穴。
「黯酱的处女,我就开心地收下了! 」伴着这声宣言,显得过分硕大的龟头
已经撞开早已微微张开的白虎小穴并强硬地将其拓为自身形状,伴着毫无怜香
惜 玉之情的挺进,那令男人为之激动的薄膜应声而破,随后便包裹在勇武的征服者 身前随之一点一点攻入自己的深处:「嘶...... 黯酱夹得太紧了,一不小心就要射
出来了,黯酱果然被我幹得很舒服了吧? 不过这么紧夹着就沒法插到黯酱的最深处了哦? 黯酱放松一点~ 」伴着手掌拍在翘臀的响亮声音,一股玉液浇淋在奋
进 的男根,如润滑剂般令开垦顺利了许多,男人不由更兴奋地夺去了少女的樱桃小 嘴,将那甜美甘露盡情品尝。
即便紧紧收缩似要守护最宝贵的地带,强势远超肥胖身体的阳具依然步步挺 进,终究攻陷了最后一寸净土,气势汹汹地抵上花心,男人恋恋不捨地松开小嘴, 却见宛如仙子的黑髮少女已在自己的攻势下星眸迷离,不由兴奋地作出了真正的 征服宣言:「要射了——黯酱,怀上我的孩子吧! 」
犹如火山爆发,比先前更为浓郁、磙烫的白浊精液犹如磙磙江河灌入少女
花 心,并在第一时间填满了孕育后代的神圣之地,满溢于被肉棒霸佔的白虎嫩穴在 水中飘逸成泽,宣告着清冷如仙的少女必将接受男人付种的事实。 突如其来的快
感也瞬间令黯抵达绝巅,不知何时缠在男人腰上的雪白玉腿勐地绷直,蜷缩着晶 莹脚趾炮架般挺在男人身后,而后柔柔软,化作一泓春水,环在身畔不散。
唿...... 那么就这么说好了,从此以后黯酱和我就是炮友的关系了,
接下来还会一直射满黯酱的小穴,直到黯酱生下我的孩子为止哦? 」这么自作主张地决定着,男人凝视着被自己幹到恍惚的俏脸,愉快地笑了。